停電的聯想、狂想

7月10日凌晨,三點多,半夢半醒間,我突然聽到(之後知道是來自電話)卡擦一聲,慢慢地我就意識到那是停電,因為收音機的液晶時間顯示都消失了。我猶疑了一兩分鐘,就馬上用手機打電話給電力公司。

之後到早上一直都沒有恢復。因為我不停地密切關注,我曾經一度發現,電力公司的人以為他們已經恢復供電了。他們以為拉了那條很長的接駁電線,就已暫時恢復供電。但其實,起碼我們那一排屋,都仍然沒有電。我中午回家時,一邊打著手機、與電力公司投訴,一邊跟鄰居閒談。鄰居告訴我,很多電力公司工作人員在另一幢屋後聚集,我得知後立即衝向他們正在工作的地方,去告訴他們我們那裡還沒有電ㄟ!他們果然不知情,表示非常意外。之後,其中兩人就跟我來看看情況。到達我們那裡時,他們還向我的鄰居詢問。鄰居們(老太太、爺爺們)反應都很慢,電力公司工作人員大聲問某年老鄰居他家是否還是沒電,他好像耳朵有問題一樣,回答說『甚麼? 沒電,我知道呀!』 🙂  笑死我了!但那些工作人員得到了答案也就不再與他計較,之後他們就又重新調查、研究 …

我之後又曾再去找他們,再三強調我們仍然沒有電,但我2點過後還是離開了,當時家裡還沒電。我回到實驗室,2點40 分左右,我打電話到家,竟然聽到我的電話錄音的聲音,沒等我媽接電話,我就知道電已經恢復了。

好在我及時發現他們以為已經修好而其實不是的事實,要不然可能晚上也沒有電。最後到深夜,他們挖了很多的泥土,才找到根源,不就是埋在地下變壓器前面的接頭嘛 。也許我所做的對結果沒有什麼影響 … 但也許我指出他們的錯誤判斷,為他們找尋問題的根源提供了額外的線索。

影響和推動這個社會的, 經常都是某一小撮積極分子 (在我的這個例子裡,我當然大言不慚地在指我自己) 🙂  其他人(如我的鄰居)都只不過在坐享其成。當然在今天這個事情上,我樂意當這個積極分子,因為是利己嘛,利(其他)人只是個副產品。科學家深夜不睡,還在實驗室努力苦幹, 心裡大概並沒有想著要對人類有甚麼貢獻吧!他們是為了自己的興趣,或者追求那克服困難和別人做不到我做得到的快感,但他們當中的一小撮卻不知不覺地對這世界產生了莫大的影響。

社會會被最在意、最積極的人帶著走,這些人可能最樂意去爭取,爭取時不免要鬥爭,不是人人都有這些意識、勇氣和毅力去鬥爭的。一般人就算不是懶惰,也可能因為掌權者等的勸阻、誘導或其他原因而選擇順從,這畢竟是比較容易的選擇。

新聞最近看到不少關於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哈瑪斯組織的戰鬥。某程度上,我很佩那些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他們這麼久(幾千年?)一直都在努力不懈地鬥爭。我懷疑,他們可能一早習慣了,起碼比在所謂和平的地方的居民要習慣多了喔。如果Tel Aviv 的居民說今年只有一枚火箭在他們頭上飛過,他們意思應該是,今年是很平安的一年啊!但如果,香港或台北居民看到有一枚火箭在他們頭上飛過,他們可能以為世界末日就將來臨(可能以為那些解放軍終於打到來了!)。所謂不習不慣,習了就慣!就如 Malcolm Gladwell 在 “David and Goliath” 一書中所提到的在第二次大戰中的倫敦居民那樣,在多次被炸後而不死的絕大多數,只會越來越習慣,甚至被這些轟炸訓練得越發大膽起來!以色列的猶太人可以放棄他們的領土而避免鬥爭。但他們從建國一開始到現在這六十幾年來,就似乎不停地在打仗,從不放棄,寸土必爭,飛過來的火箭早已經不能嚇跑他們了。

那些經常爭取和鬥爭的人,可能會越來越懂得和習慣爭取、鬥爭,而順從的人可能永遠害怕爭取和鬥爭、養成妥協、服從命令的習慣,永遠被別人牽著走。

社會流行的思想當然是崇尚和平,讓數十億人類共存也理所當然地推崇有利於共存的法規。宣揚互愛的宗教在人類共存的社會的演變中,當然比宣揚互相廝殺的宗教更易於生存下來。常聽人們說戰爭是愚蠢的、無意義的,但結婚生子、吃喝玩樂、科學研究等就必然地更有意義嗎?世上的對與錯,只是大多數人認為的對和錯,若說生命的延續比戰爭有意義,我覺得這恐怕不一定比萬有引力定律更有道理、更基本。只要有自由意志的存在,全人類對人生各事物的意義,絕可能都有多過一種想法。美國有一些猶太人,他們放棄他們的『和平』的生活,『竟然』去以色列當兵。他們為了捍衛以色列的存在而甘於賭上或獻上自己的生命?!很明顯,當某些十分重要的原因出現時,某些人會選擇鬥爭、戰爭,儘管那可能使他們喪失性命。

以色列不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去年在那裡開會,就領教過他們的機場保安,大概是全世界最可惡、最麻煩的。(可能由於當地幾乎沒有『亞洲人』── 我說的是美國所謂的『亞洲人』!── 他們對亞洲人比較敏感。) 某個下午,當我在 Tel Aviv 漫步時,心裡有時會忽發奇想,希望能看到火箭在上空飛掠而過的場面。但當時Tel Aviv 的海灘(現在可能也一樣)和巴西 Rio 的 Copacabana 或 Ipanema、或 紐約的 Coney Island 等海灘一樣的那麼熱鬧和充滿夏日的渡假氣氛。怎麼說了,相對於那些所謂『務實』、『順從』的人民,我更欣賞他們的不妥協和習慣了打仗的生活!有火箭就躲進防空洞,火箭飛過了,再出來游泳、遊樂。在德國飛機威脅下的倫敦小孩子,據說後來也是在轟炸機過後就繼續踢足球的。

以色列的猶太人(與之對抗的巴勒斯坦人也相似吧),應該不是被我想像中的戰爭的浪漫情懷(如果真有這東西的話!)衝昏了腦袋,反而我想他們是經過理智的計算:要他們放棄他們所執著的,他們倒不如覺得去死好過?!所謂的『不自由、毋寧死』也大概如此,不(只)是豪情壯志的宣言,而是覺得失去了自由,倒不如去死好了。不是人人都如此這般,但這些人就讓我覺得他們可愛多了。總比那些甘願當掌權者或大財團操控下的機器人或模擬人要可愛唄!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 Personal opinion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