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色列的自言自語 …. 和最強的機場保安

Modified from emails originally written on June 3 and June 8, 2013:


Hi,

6月2日早晨做了我的報告後,就更加輕鬆了。我絕非最熱心會議的人物,不過肯定也不是只有我才認為會議就是遊玩的機會。

會議的第二天下午(5月31日),我利用完會議安排的午餐後,就馬上離開Weizmann Institute。出門幾步路,就遇到前晚剛到達Rehovot的酒店時碰到、說過幾句話的某西班牙老教授。我戲語老人家怎麼對下午的會議沒興趣了嗎?他說那些都是bullshit,他不能再忍受了 🙂  說起我們自己要講的報告,他也說其實沒有人會真正在意的。之後,他再說,不來開開會,會讓別人以為我們沒有成就、一事無成,所以隔一段時間就要出來開開會。他說的這些,簡直說到我的心坎裏去了,哈哈。說話這麼直接了當的人,還不多見!所以我對他還很有好感 …. 他告訴我他有一位同事,因為說不要/能乘飛機,所以一直不參加會議,也就不能再升職。但我很快就問/指出來,在歐洲一被聘請,就好像我們在美國所謂的“tenured”,不會被炒的。在美國,好像我,還必須從Assistant Physicist, 升Associate Physicist,再升Physicist,再過~兩年然後才能變成『永久聘用』的Physicist ( -- 但其實實驗室或部門不見了,職位也會消失。)   他笑著說這樣也對,要不然受聘的人一早就不做事了。

說遠了,不過我的個人遊的確從5月31日下午開始。我乘火車到Tel Aviv。以色列本以耶路撒冷為首都,但由於耶路撒冷有爭議,所以就算美國也不認同,各國一般都將大使館設在Tel Aviv。我在Tel Aviv 和之後去過的地方的照片在這裡可以看到:

http://s185.photobucket.com/user/kinyip2007/library/#/user/kinyip2007/library/Israel?sort=2&page=1&_suid=1370178207531015112640592166565

站在Tel Aviv ~4條街(Allenby, King George, Sheinkin 和 HaCarmel),不是我想像中的豪華和摩登大街,其實更像市集之類。起碼密密麻麻、擁擠不堪的Carmel Market 就是。Carmel Market有點類似香港很久以前香港的女人街,不是很乾淨,但絕對比在菲律賓Cebu的Colon St.  要好很多。Colon St. 也許是我看過的最恐怖的那種,又髒又危險。(不過菲律賓人民可以推翻Marcos而爭取到民主,這點就比中國、香港人強,或起碼在這方面更『可愛』!… 暫且不談,要不然又會扯遠了… ) 我走回程路時,發現這條狹窄、陰暗的小路,其實是捷徑!( 我走第二次,就充專家了!) 要不然,在Yemenite Quarter錯綜複雜的小弄堂裏很容易會迷失。回來時,碰巧Carmel Market的攤檔都打烊了,攤檔販都將垃圾丟棄在小街中間,然後等一部巨大的鏟泥車(或類似的物體),將垃圾鏟走,有點『嘆為觀止』吧。一邊走,一邊要避開那鏟泥車,又要避免被垃圾弄髒衣服,也許是自己創造的『驚險遊戲』。

總的來說,Tel Aviv 絕大部分都是矮矮幾層的房子,高樓大廈不佔大部分。那裡有出名的所謂Bauhaus風格,我特地在Rothschild大道上看了一看,不算有什麼特別之處。最多高樓的地方似乎是在沙灘旁邊的海濱大道。其實,我馬上就想到巴西Rio de Janeiro的如Copacabana等漫長的沙灘。只要將海灘上的以色列旗換成巴西旗,不需太多想像力,就可以以為自己在Rio啦!那些高樓大廈當然不少都是酒店。海灘上當天還有不少澎湃的海浪,我突然從好像忘記甚麼似的夢幻中蘇醒,啊,這是地中海欸!那裡是全城最美、最令人心曠神怡的地方。也許和法國、意大利等歐洲各國分享著這地中海,以色列就以為自己是歐洲人了嗎?呵呵 …

當天是星期五,黃昏開始是安息日。我知道很多店會關門,但沒有想到,火車好像在下午四點多就停止服務,火車站也關了。

我花了約莫160 NIS ~ US$43(十倍於火車票的費用)去乘的士回Rehovot。這個價錢其實和主辦者告訴我們從飛機場到Rehovot的的士費用相同,那個司機其實沒有借機加價。而且,由於我沒有現金而他又不接受信用卡,他最後載我去了酒店附近的幾個ATM機器(有一部壞了、有兩部不接受我的幾張Debit 卡)才拿到我那160 NIS。我還感到很不好意思呢!

我在這裡開會,但一直都檢視著我實驗室的某套探測器、實驗。當天早上,突然發生了幾年都沒有發生過的壞事,我幾乎馬上就發現,我越洋操作,找出原因,做了一些努力修正,結論是軟件修正不了,我提出可能要換的東西。我的心情緊張得要命。也覺得運氣太壞了,竟然在我不在時才壞!當時是美國凌晨,我只好姑且將操作方式維持在一個不完美的狀態,等美國星期五早上,叫人換東西。期間,我就跑到Tel Aviv 去了。在Tel Aviv時,一直都想著這件事,乘的士回來時,得到通知我的第一個建議不成功。在email裏(我的Blackberry還是很有用的),我們繼續努力。在我回到酒店,再重新越洋操作,幾個硬件換了之後,終於成功修正。當晚睡覺時,還擔心問題會不會再出現,連我這麼容易就入睡的人整晚都睡不好。真是身心疲憊啊。

六月一日,在燦爛的陽光下,我們坐旅遊巴前往耶路撒冷,之後到死海,最後到Eilat — 會議後半部的所在地。

IMG_1340_zpsbf105e3c當汽車接近、來到耶路撒冷後,首先看到的是很多優雅的房子,有不少Bauhaus 風格的房子,但如果你不太注意建築風格,我覺得這裡被想像成歐洲或者美國小鎮也絕不為難。一派和睦的氣氛,根本聯想不到以巴爭議的存在。之後,我們來到接近據說是Abraham和上帝對話的地方,瞭望耶路撒冷的全貌。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Abraham 據說是望著耶路撒冷舊城和橄欖山,和我們眼前所目睹的一致。根據『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定律,遠景都比較容易令人嚮往、欣賞;山巒上滿佈各色各樣的房子,當中也點綴綠木,我也忍不住照了幾張照片。在那裡也可以(在右方、東面)約略看到分隔以色列和『西岸』的那道人造圍牆。

走進耶路撒冷舊城,果然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還是遠觀比較壯觀欸!在城牆下,狹窄的街道旁多是石蓋的房子,你感受到的是現代的特色民居。當然,不同的是,不少地方都有歷史意義。也許是第一個廟,也許是耶穌吊十字架的地方等等。地球上的物質只不過就是兩種夸克再加電子組成,一切都沒什麼特別欸,耶路撒冷的重要性完全是人類賦予的。要不然,那裡沒有埃及金字塔,也沒有萬里長城 …

如導遊幽默地說,耶路撒冷是買一送二、或買二送一。耶路撒冷是猶太教、回教和各種基督教的聖地。剛剛走過聽到回教徒禱告的地方,就又忽然來到耶穌被吊十字架和(可能)被埋葬的地方。比較有趣的也許是那西牆/哭牆。走下階梯之後,才知道不能拍照,那些猶太教徒很虔誠地在那裡禱告。那裡放著白色的圓頂小帽,我們也戴上玩玩。當然囉,人家很認真的,我們只是遊客。雖然導遊儘量說當年或現在有多宏偉,但撇開歷史,感覺上只不過是一塊舊石牆。然而我也受不住誘惑,也走過去單手碰碰牆幾秒鐘,沒感受到甚麼神靈之餘倒發現牆塊之間夾著不少小紙塊,想是信徒們希望寫給上帝看的吧?!

IMG_1348_zpse599e861炎熱的天氣下,我們都找可以遮蓋太陽的地方。吃完很難吃的午餐,旅遊巴就帶我們去死海一趟。我們在那裡也只不過呆了一個鐘頭。眾人都穿上泳衣, 在死海那含30%以上鹽分的海水上浮著玩玩。如導遊說,感覺上海水很油膩,但其實只有鹽,也頗奇怪。我戴上游泳鏡,但脫下來時還是不小心讓海水弄到眼睛裏去,馬上就瞇著睜不開的眼睛衝到花曬處猛沖。花曬都被人佔用了,但看到我的情景,某女士也讓開,emergency 嘛!呵呵 … 不過真是不開玩笑,30%以上成分的鹽水進眼睛或口腔,都很不好受欸。我無聊不好意思找人幫我拍了在死海上浮著的情景。有趣的是,這趟旅程中多次求人幫我拍照,絕大多數人都會自動要求幫我多拍一張,以防萬一。但憑這一點,我就感受到一點以色列人的『可愛』之處!

Eilat 是紅海的一個灣口,被約旦和埃及夾著。氣溫都在攝氏40度以上。今日(六月三日)下午,我到那裡暢游了15分鐘。不管多麼酷熱,進水那一刻,還是很冷的。看著約旦的山(如我照片所指),今午在海裏暢游時注意到一支很大很大的約旦旗,在海上聳立著。這或許是這裡最特別的地方了,就沙灘而言,不算很美麗的沙灘,香港淺水灣等 或 長島南北兩岸的金黃色沙灘會更美。( 我去年在黑海某處游泳過的沙灘也許更糟,其實更加接近石灘,沙石是暗灰色或者接近黑色的!) Eilat 是典型的渡假勝地,就好像泰國的芭提雅一樣沒甚麼獨特的色彩。在遠處,約旦的山前看到一艘大貨輪,乍望之下,我還以為我正從我們(香港)家旁邊海怡酒店的海濱望向 九龍灣 / 舊機場呢!沒有人類賦予的特殊意義,世界都是很相近。

我在來以色列之前,學了一下希伯來語的字母,當然也借了希伯來語的phrasebook。我記得,我上回去韓國學了韓國的拼音字母,有一回我看著一行很長的套餐韓語字,我背了一分鐘,就走了十幾步,將我背好的字母背誦出來,那櫃檯員重複了我講的名字,完全明白我說的。好有成就感喔!但這回就不是很有用,因為一來這裡的人大致都會英語(雖還沒有到北歐 — 如瑞典 — 那種連掃地的英語口音都很好的程度),二來希伯來沒有母音欸!雖然因為曾經因為為了增加希伯來語的可讀性,他們加了一些『點』在字母周圍,表示應該是那一母音。但一般書寫都沒有這些『點』。如最簡單的『是』/ “yes”, 在希伯來語是 :

כן

讀音是“ken”。כ 讀如“K” 而 ן  讀如“n”,但就是沒有字母告訴告訴你應該讀“e”, 還是“u” 或 “o” 等!希伯來語同時也是從右到左的。好玩!—-我寫下來,也是給自己看的,過一陣子我就會完全忘記了。我隔壁的同事(父親猶太人、母親日本人)就是在以色列出生,有甚麼希伯來語問題就問他。

起碼在美國,說到亞洲人時,都不會包括中東的以色列或者阿拉伯人。這樣說的話,在以色列絕少絕少看到亞洲人欸!特別在Eilat。非洲人也許有一點, 但百分比或者還比不上Nashville/Tennessee,更不用說紐約了。當猶太和阿拉伯人都是高加索/白人的話(起碼他們是這樣想的吧),這裡或者是最最白人集中的地方呀!昨天我在某商場,在門口檢查我背囊的問我、在餐廳的人也問我是不是中國來的,我不讓他們有滿足感,就說是美國來的。我一開始沒去想,但被問多了,我都不能不自覺,我是在我周圍唯一的亞裔人呀。相比巴西的Rio ,在以色列更難碰到中國人或亞洲人 (旅客) !

昨晚我吃了雞肝餐,一開始還好,但吃多了就不易下嚥。今晚是會議的告別大餐,最好吃的一餐。但在這個星期碰到各種的以色列食物,總覺得他們不是很有特色,都是歐洲的玩意兒。

明天晚上就要離開以色列了,依依不捨的心情開始在心中緩緩展開 …

Kin


Hello,

再可以多說一點的是,入以色列境時,我的確要求不要在我的美國護照上蓋印,那入境官員說他們根本就不蓋印的。她給了我一小張印有我相片和護照號碼等的硬卡紙(上面寫著“State of Israel – Border Control”)。出境時也將那張小卡紙給回我,我就留著當作紀念品了。不過,其實如果我要進入其他中東(阿拉伯的)國家,我都會用我的香港的特區護照,因為幾乎都不需簽證。持美國護照去中東經常需要簽證,就算有落地簽證,也要付$15、$20之類 …。所以我的美國護照真的蓋了以色列的印,對我去其它中東國家也不會造成不便。

我入境時,沒有人給我甚麼麻煩。但有些參加會議的人卻有額外的麻煩。其中一個俄羅斯人告訴我,他證明不了自己是來自那間Novosibirsk的研究院,所以被叫去某房間。排隊等問,多花了超過一個鐘頭。

這些都是以色列慣常會發生的事情,旅遊書都有說。我在出境時在兩個機場也見識了一下。進那裡都要查護照不用講,在Eilat小機場我在某長凳上坐了一個鐘頭,就有保安過來問話、查我的護照。長凳與牆之間有一兩吋的罅隙,每隔半個鐘頭或 一小時,都有人會走過來查查那罅隙下有沒有甚麼東西。坐在我旁邊的胖子和我說:『你覺得很安全對不對?!』

在Eilat,查完我的電腦手提包,還要拿我背囊去做秘密檢查。在等航空公司的職員時(來做登記手續),那個年輕女保安職員和我一起坐著等候閒聊,跟我說他們沒有選擇 ( — 當時我馬上認為她指的是他們須要防範恐怖份子,但也許她只是指這是他們的責任),這不是針對我個人的。

在Tel Aviv轉機,沒進到出境大堂,某保安不查其他人,就要查看我的護照、問問題。帶著一絲的不悅過了這一關,我發現去領取登機證也要排隊過X光機器。一位女保安員問完之前的人後,又來查問我。我給她看我的邀請信,她不怎麼看就問我有沒有其它的證明。這又令我不開心,但也只好不厭其煩地找出酒店收條等,最後我找到會議費的收條文件給她看。

我看不出她到底滿不滿意。後來她問完後,她將我的護照交給令一位高大的男子,那個男保安也過來對我進行另一番的查問。最後問到我的工作機構,問我要我實驗室的工作證看。這有點糟,因為我們實驗室不要我們帶工作證。我解釋給他聽,我說理由是怕他們偷取或抄襲我們的工作證,當時的語氣比較太強硬了一點。後來,我靈機一動,又拿出那張會議付費收條給他看,上面寫著我和我實驗室的名字。這樣他好像就滿意了,要不然,我不知道會不會被帶到某房間繼續被審問。他之後在我的護照上貼了一張有條形碼的小黃紙  — 之後用來進入保安區的。有趣的是,被這番查問後的『獎賞』是,我不用經過那裡X光機,就可以去航空公司的櫃檯去取登機證了。

這裡給我的感覺是,自己準備的文件他們不怎麼看,他們希望你經過一番掙扎後才能拿出來的文件。太容易將他們的招式擋過去是不可以的,一定要顯出自己花了一番功夫才能令他們滿意。所以不應預先拿出自己準備的東西。要好像很辛苦才能找到一樣 ….

進入機場的保安區時,他們用X光機時查得很仔細,也就是很慢!我的攜帶的東西分開來被放進兩部大小不一樣的機器檢查。我的行李過了那兩部機器和我本人過了另一部探測器後,他們又拿著某種棒子(跟Eilat的 一樣),他們用棒子頭的平面軟物在我的電腦和其它東西上來回擦拭,然後拿那軟物體回到旁邊的儀器分析。我以前在其它國家也看過,是探測彈藥遺物之類的吧?!我那條隊伍在我前面也只不過十個人左右,但卻 好像花了沒有一個小時也有大概45分鐘左右才能完成一個過程。

臨近登機前,美國航空公司也再檢查行李,不過在那裡就相對輕鬆了,相對顯得有點『小兒科』了。

我覺得以色列保安利用的方法是心理上的疲勞轟炸。如果你是恐怖份子,你必須有無比的耐性和堅強的毅力,再必須有最好的演技,能夠不停地埋藏心中的陰謀!要不然,在這麼多重的檢查裏,你也許會受不住而大喊『好了!好了!我投降了…』。

有了這些經驗,美國的安檢就好像太輕鬆了。起碼在心理上的考驗,以色列的機場保安應該是全世界最強的吧!

我不停叫自己沉著應戰,不要不耐煩。但和那位交鋒時,我忍不說了一句愚蠢的話“You guys are really bad…”。好在,他沒有甚麼大反應 🙂

Kin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ravel.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