頗為奇怪的汽油短缺現象 …. 我投票故我在

Originally an email written on Nov. 4, 2012:


Hi,

等飯熱好了,就可以嘗我自己的豬肉炒白菜,加昨晚剩下的番茄炒雞蛋。現在趁機打幾個字 …

大概上個星期四、五開始,竟然長島的加油站都出現了長龍 或 甚至不能讓大家加油。情況一直沒有得到改善,好像更每況愈下。很多加油站沒有油都有很多車在那裡排隊,希望等到有油時就可以強先加油唄!也有很多人拿著紅筒(為甚麼都是 紅色的?) 在油站排隊。很多人說等了幾個鐘頭都無功而回!

需要油的人一來是為了汽車,二來是因為家裡還沒有電而需要用發電機(當然發電機要油囉!)。加油站沒有油,一來是因為沒有足夠的油供應 —- 油都是大卡車大卡車送來的,但Sandy 風暴 破壞了生產和運輸運作,二來是有些加油站還沒有恢復電源,有油也抽不出來 (… 有些加油站 有後備發電機,可以擁有來發電)。

現在好像沒有供電的地方不是太多了吧 (長島好像還有數十萬人沒有電… 哈哈!),加油站沒有油應該是因為真的沒有油吧。現在絕大部分的公路和橋都已經暢通無阻好幾天了,令我沒想到的是,汽油(生產和)運輸運作會因為風暴的影響而斷絕。

星期五實驗室打 email 給我們,嚴正其詞地告訴我們這嚴重性,鼓勵大家 合伙用車,節省汽油。甚至還可以考慮在家裏工作!各級政府都察覺到。(聯邦政府的)國防部 還運油來,曾經一度、昨天早上在紐約州三個地方 — 都離我蠻遠的 —免費供油, 但最後造成混亂,那些有只是供給我緊急車輛!這兩天我密切留意電視有關這方面的新聞,新澤西州、紐約州長和紐約市長 都 呼籲 大家不要恐慌,說大量汽油 正在運輸中,叫人們不要因為害怕有油也出來加油,以為幾天後會更加缺油。

這可不是講笑話的。因為我也可以沒有油的。好在,我上星期六,從Flushing 回來後就加滿了一缸油。好在是從Flushing 回來加的,要不然去Flushing 來回 就要用掉約莫油缸的三成。這兩天,看到油站沒有油都在排長龍的車隊,我也不敢去太遠地方,儘量省油呀!

今晚,為了『運動』一下(在家看電視、看書看得太多,有點頭昏ㄟ!)、也為了省油,走了15-20分鐘到最近的加油站和超級市場—- 好在我的居住地還不是真正的深山野嶺。晚上5點後(今天開始美國夏令時間已過,東岸和香港相差13個鐘頭),就已經全黑,加油站前的長龍可能沒有白天那麼長,但大概還有10多輛車在那裡等著。加油站的加油機都已經封了起來,他們真的要等整晚嗎?!可能全天都是這樣?我走過那些車,有些人在睡覺,有些車裏沒有人,也許是在加油機旁聚集的幾個人吧! 問加油站裏的人,他們真的沒有油而不是沒有電。… 在過馬路的超級市場,找到減價的巧克力、煉奶等,也不枉此行。呵呵 ….

( 當供電甚麼都斷了的時候,對一般人來說,燃油發電機還是最實際、可行的。靠太陽的話,這幾天天氣這麼差,都幾乎沒有任何陽光。也好在,很多家庭沒有電,也有天然氣或石油氣。)回家我在算到底我還可以開幾天的車 … 看來暫時中午不可以開車去吃飯。如果每天都只上下班的話,也許還可以維持八、九天。

星期二,就要投票選總統、聯邦的參議員、眾議員,和紐約州的各議會議員 和 各級法官 ….. 這個大型的一般選舉的投票站和我上班的路途 背道而馳,也會浪費/花費一點我寶貴的 汽油哦!有一秒中,我考慮不去投票!但我馬上否決這個可能性,因為對我講這個權利實在太珍貴了!特別想到,十三億的中國人都沒有這種權利,國家主席甚麼的要在過幾天的共產黨十八大 (  我也不是經常意識到十八大其實是共產黨大會) 公佈。由一小撮一小撮的人閉門造車弄出來!

今天剛讀完的亦舒小說,書末她竟然不切意地提到拉丁文的Cogito ergo sum,意即『我思故我在』( 這當然是唯心的)。推而廣之無數倍,我覺得是『我投票故我在』。美國總統選舉,兩大黨的候選人非常非常…. 接近(我兩個都不投)! 不到最後,真的不知道『鹿死誰手』!其實這麼接近,用隨機機器 或 投硬幣 決定就行了。這麼多年,我總覺得,民主投票不能保證任何東西,誰當選也並不一定會絕對影響美國的未來。投票最重要的是儘量提供公平的機會,讓每一個公民都有機會決定政府的決策者。而不是不讓一小撮人 完全操控!… 我經常喜歡說的,就算是錯誤的決定也要自己來做 … 就算父母親再怎樣提供了很適合/『正確』的配偶,我想人們就算冒著一切的錯誤 還是要自己來決定 怎樣的配偶,或者要不要配偶!

當然,美國的選舉完全不完美 — 照我說的,反正就是要達到不讓一黨 或 一小撮人的控制唄! 星期二要選的人很多,沒有一處集中全部的資料。我要做不少功課才能收集全部的投票項目。其實,我要到了投票站才可以肯定到底我是否已經100% 包括全部的項目。不過我以往的經驗令我有不少信心。我將我要選的名單打出來,數一數可有十四票之多ㄟ! … 我當天會拿著這名單 到投票站,要不然我就不會記得到底要投給誰。

真的,好像選舉那些法官甚麼的 … 真的就是讓社會感到人民的力量 或 存在 → 我投票故我在嘛!… 只是 不讓一人或一小撮人來決定而已。

Kin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 Personal opinion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