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情

An email originally written on July 28, 2012 :


嗨,

一些瑣事又令我有寫幾個字的閒情。

我剛剛從Flushing 回來,當然也經過了上星期發生意外的地點。其中一個目的是要強迫自己面對撞車的遺留下來的心理障礙或任何恐懼感,從而可以將之克服。這幾天開車都比平時小心,經常幻想 車 或 其它東西 會撞過來甚麼的 …

在 Flushing 的『101』 台灣餐廳午餐後結帳時,才突然記起我口袋沒有足夠的現金 ( 我早上曾提醒自己要去銀行先提款 才去吃飯,但到了Flushing 就忘了!)。帳額太低,他們不接受信用卡。其實我剛剛夠錢付清午餐,只是沒錢付小費 ($1而已!)。我只有不好意思地告訴他們我必須 出去提款。回來後,也許他們被我為了付小費而去提款而感動,再送了我一小碗綠豆糖水 — 不知道他們看到只是$1 後,會不會後悔?!當然我沒有看他們的表情,就匆匆離開了那餐廳。呵呵 … 最近我都蠻喜歡到這家餐館吃午餐。他們的Lunch Special在菜和飯之外,一般都只給我一碗湯。第一次去的時候,還有『送』一小碟冷盤,之後都沒再送冷盤了。也許今天天氣不好(雷雨交加),客人不多,所以餐前又『送』了碟冷盤(蠶豆),再加上後來的糖水,今天非常滿意,$6.95(+税)從來都沒這麼物有所值過,呵呵。其它的幾家我常去的餐廳,要麼套餐不包括湯,要麼都是港/粵式的(老火)例湯,這家餐廳給的湯就比較不一樣 (對我來說,不一樣常常就是一種好處) ,比較家庭式的,有點新鮮感。港/粵式的例湯(第一次在美國能夠重拾那種味道時,我也非常感動!),我都不知道怎麼做,因為好像味道、內容很複雜。今天這台式餐館的雞蛋番茄湯裏還有榨菜,就給了做湯的靈感。哼 … 嗯 … 榨菜雞蛋番茄湯 我應該也會做啊!

午餐前我剪了頭髮。那裡是講話帶著南方/台灣口音的(在二樓的)理髮店,價錢和一些含眾多北方/普通話口音的理髮店是一樣的($6 + 小費),但她們的眼神(相對來說)似乎沒有嫌我的小費($1)少,所以我就如此選擇了。其實我剪的是最普通的圓頭(我以前都叫『平頭』,但某次她們誤會了,說我應該說是『圓頭』),只要用自動剪髮器剷掉我的頭髮就行了,多快好省!但那阿姨(好像3個月前也是她)非常細心幫我剪掉髮根,我心裏說『不管妳怎麼細心,我的小費還是一樣的欸!』。她那麼仔細和花時間,只令我有一絲和一瞬間的愧疚。

今早出發前在明報讀到這篇文章: http://news.mingpao.com/20120728/faa1.htm。我對作者所呼籲的包容不以為然,但以下的說法我倒非常認同,因為我好像也經常這麼說:

『非民選的政府、不是由民選政府監管的公營機構和公共服務機構,沒有認受性,只有被指官商勾結的份兒;無論他們做什麼,對也好、錯也好,只有被罵的份兒。

不民主的社會,造就了不對自己行為負責的人民。因為要負責的官員、負責監管公營機構和公共服務機構的官員不是我們選出來的,那成了刁民撒野的最好藉口。』

可惡的中共千方百計阻撓、阻慢香港的民主進程,(到2012年為止)令除了24.9萬人外的絕大多數香港人都不能參與最高長官的選舉。這麼一來,沒有權力感覺上也就沒有責任,絕大多數的香港人都總有藉口,一切錯誤都是因為不讓他們選舉,錯誤都歸屬於不是他們選出來的執政政府和阻撓他們選舉的中共。其實,就算選出誰來,香港這個那個的問題可能一樣解決不了,但那種情形下的香港人 就失去了 這最好的借口。Obama 4年前批評前政府批評得多『興高采烈』、批評得多麼出色,但這3、4年來在自己要負責任的時候,就足趼舌敝,沒當選前那麼過癮了。香港的泛民派 這許多年來都沒有辦法靠近執政的地位,所以永遠都只能罵!這是中共讓他們可以所做的最大的貢獻。如果沒有他們這麼多年的抗爭,不論在貪污和專制各方面,曾蔭權可能可以和薄熙來較量較量,香港人也已經不是在爭論學校應否施行國民教育,而是學生大概都已經在唱甚麼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 之類的歌。

其實倫敦市民沒有作者說的那麼包容。不少報導都提及倫敦人不停抱怨,倫敦市長某次還要呼籲倫敦市民不要再投訴,說甚麼”put a sock in it”。包容很容易就變成縱容。呵呵 …. 我覺得,香港或大陸的刁民還不夠刁,人數也不夠多 …. 起碼現政權還沒有被刁民間接或直接推翻。

另一方面香港基本建設起碼比我周遭每天遇到的都要好。不要說甚麼類似10號颱風的颶風,只要有暴雨甚麼的,我們這裡有些地方可能就會停電幾天之類。

香港有不少好處,可惜我就好像顧曼楨哭著對沈世鈞說的『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我當然比較喜歡林心如演繹的顧曼楨)。記得有兩次被意外升級到商務客位飛往香港、日內瓦,回程時坐經濟客位,就份外痛苦不堪。如D. Kahneman (諾貝爾得獎者) 和(早年過生)A. Tversky 的Prospect Theory,得到一樣東西和失去同樣的東西的心理感覺,是不對稱的。人們失去的痛苦大於得取的快慰。我在美國習慣了選舉 總統、州長、法官等等,就不再能習慣於沒有資格參與這個那個選舉的社會了。類似地,如果要保持 節省 或 刻苦, 都必須維持,一旦奢侈起來,就很容易回不去了。

今天在圖書館小說櫃找不到足夠的中文書看,無意中跑到895.14 散文的書櫃,偶然看到『龍應台的香港筆記@沙灣徑25號』,翻了一下,也就借了。有些作者看了一次,就覺得以後不必再看; 但有些作者,看了一次之後就產生好感。對我來說,龍應台屬於後者。她比很多香港人更(能)欣賞 香港  …. 在一次看牙醫的經歷,她竟然將那香港的牙醫和櫃檯小姐說到天上有、地下無欸!除了台灣,龍應台在美國、德國生活過很多很多年,如果不是為了趕著交稿子,硬湊著寫,這兩位女子絕不只比較溫柔那麼簡單。不過,她最後會指出這表面的春風和煦,有太多的因素造成,包括教育理念的成熟、管理制度的效率、社會福利系統的完善、經濟力量的強弱等等…

我不自覺地感到與有榮焉 …  然而,想想又有點汗顏,因為心理上正進行著樂於接受美好的結果、但卻不願承受責任的『勾當』。我還記得我在1997年,填了一張表格告訴香港政府我將到美國生活,香港陪審團之類的義務就可免了 … 哈哈 … 投機是人的天性。1994 年,(由於CERN的夏令營)在俄羅斯Dubna 加速器中心與某挪威教授同座吃飯,他以世界通的姿態問我,香港是否必須面對上海的競爭、受到威脅而地位不保之類,我記得我當時的對應還蠻『聰明』的,我告訴他,“Well”,我是在上海出生的。他馬上明白我的明喻而說:『所以你怎樣都可以以「勝利者」自居?!』

Kin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