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的文學 … 在香港公立醫院看病 –> 好抵!

Originally an email written on May 16, 2012 :


嗨,

香港年輕作家 林詠琛 曾說(在港大)讀比較文學很容易或者寫意,因為她只要讀讀本來也學就愛看的小說,然後寫一些 感想、評論之類,就能畢業!我想我也會很適合讀比較文學的,特別是當我化很多時間在學生活動的時候。我猜, 唸比較文學比較考試容易合格,但拿 A 可能還是物理比較有可能。因為物理的對錯相對客觀、也比較容易捕捉。

但無論如何,今天也讓我來一番『比較』的『文學』 ….

我發現,(在香港)雖然用自動機器借書時需要密碼,但其實,如果閣下只拿著圖書證到櫃檯借書,那就不需要密碼! 所以,如果閣下拾到他人的圖書證而又有勇氣,就有機會慷他人之慨『偷取』圖書館的書啦。當然,到櫃檯借書 有比較大的風險,特別是當大男子漢拿著黃小玲的圖書證去借書而圖書館職員又有注意到並發問,回答得不好時會 被拆穿。 …. 這個跟在長島的圖書館一樣, 但這在 Queens 的圖書館就絕不會發生,因為就算在櫃檯借書,Queens 也 需要借書人打入 密碼方能借書。

這次為了來看我今年不去美國的媽媽,我是自從1993 年離開香港後第一次在5月或近夏日的時候出現在香港。90% 的濕度,令人難受極了。是幾乎19年的第一次欸!也不知道為甚麼,我竟然病了,發燒、咳嗽甚麼的….但從陪我媽 去復診和我自己的經歷,我不其然做了一些比較。 我不記得我甚麼時候在香港公立醫院看過病。以前發燒、咳嗽,是不會去看病的。都是我媽(曾經是醫生欸)弄藥給 我們吃的吧。我最記得的大概是中四那年,我因為咳了很久,我自己一個人就去了離學校不遠的九龍醫院的胸肺診療科。 可能政府認為是防止傳染病很重要,我記得連登記費都不用( 零! 真正的免費)。結果是不是甚麼肺痨,是支氣管炎,吃了 他們給的神奇特效藥就好了。

這幾天發燒一直維持在攝氏37.8 左右 (+/- ~0.2),吃了不少『必理痛』,但燒一直沒有徹底被打退。昨日陪我媽看語言治療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因為醫生說以後都不用來了),我媽建議我買ampicillin (抗生素的一種)。這種藥在美國都需要 有醫生的藥方才能購買。我以前看過我媽買四環素,蠻容易的。這次那個售貨員開頭也說,應該要有醫生的處方才能 賣給我們,但之後卻說若果你們一直(按醫生的指示)在吃這藥,他們也可以賣給我們。她問我們吃過嗎?我們說當然有。 我們的話好像還不含欺騙的成分 — 我們以前當然都吃過!原來在香港,這藥方的要求只是『在心中』或虛擬的。本來 靠我媽Alzheimer’s的記憶來『點』藥吃蠻危險,我不過既有李時珍的情懷,也認為飲鴆止渴也不壞到那裡(死了就一了 百了、只怕半死不活)。我中午吃了,睡了一覺其實好像更不舒服,但感到藥在發揮某種作用,起碼咳少了很多。再吃, 到深夜過後,發現體溫終於降到37度以下(正常了) — 一直到現在都是這樣。

但我早已決定去香港的公立醫院門診一次,『當記者』的情緒多過一切( 這裡有不少私立門診,當然費用貴許多)。以前 在香港小時候,我記得(雖然我不一定親身經歷過) 好像公立門診很早就有人排長隊去拿籌。當天的籌發完就沒了,所以 一定要早!時至今日,原來遊戲規則已經改變,變為用電話預約(不能上網預約 — 怕對某些老伯伯老太太不公平?)。 不過在能夠電話預約前,我必須先去登記一次,其實就是出示香港身分證 — 明顯要搞清楚您的身分唄 — 是不是香港居民。 電話預約只能預約未來的24小時,競爭還相當劇烈。我昨天第一次打,電腦說可以在今早10時(在我家附近的差館里診所), 但10時正好是我媽在九龍醫院複診的時間,就只好放棄,其它時間就沒有了。我昨晚試了很多次,我總希望有今日下午的。 但大多時間都聽到『對不起』,或者是其它診所晚上7點、8點甚麼的。我後來開始留意到今日我跟我媽去的九龍醫院的『中 九龍診所』,早上說11點有時間,但我不肯定到時我能不能夠趕到。結果,當我和我媽在等醫生接見的時候,給我終於電話預約到個早上11:30 的時段。

陪我媽都是看專科,登記費都是首次HK$100,以後每次HK$60 。在『中九龍診所』門口付錢的窗口上面寫著 HK$100/60 之外, 還寫著『不符資格人士』的登記費是HK$700。我往窗口下塞了HK$100一張, 但原來只要HK$45!HK$45/7.75 ~= US$5.8 … 6塊 美金都不要欸!比我在美國任何的醫療保險的copay都要低吧!!有人向我收取低於我以為的價錢時,我一般都不會再發問的。 但由於這回我的心態是記者,所以我就問了一下。原來$HK100/60 是專科,普通科門診只收HK$45。我本以為拿藥時就須再給錢 (好像我媽看專科時),但結果HK$45 已經包括藥費。在美國住久了,這件事上,香港好像是天堂呢!我只拿了四種藥,但在我坐著 等拿藥的時候 (等了幾乎半個小時 — 便宜服務的一點點代價),我看到很多人拿的藥量都很驚人喔!有個男子幫他媽媽拿藥,好 像有幾十包,他兩個手將藥來個大環抱於胸前才免強拿穩後再放進大袋子裏。而這些都是免費的(或曰已經包括在HK$45裏)!這 種靠納稅人支持的福利,在美國沒有,在執政黨的名字還是叫共產黨的中國大陸也/更沒有這種福利。US$5.8 來『拿』這些藥,就好像『賺』了不少。(我媽以前去香港公立醫院,誇張一點說,很多時她希望有甚麼藥,她就會說出相關的病的症兆。)

跟我的醫生對話時,我說吃了ampicillin好像燒就退了, 他問我哪來的ampicillin,我只好說是以前剩下來的。他不完全相信,但又 能怎樣。他當然反對我吃抗生素,不過我在他歉責我之前,我就已歉責了我自己,所以他也沒有說得太多。整天聽說有不少醫生 『胡亂』給病人開抗生素,但似乎這位年輕的香港公立診所的醫生不是其中之一。或者Michael Jackson醫生的那類別還算是少數。

我之前告訴過你,我媽三月底在伊利沙伯醫院住了4天,他們收了HK$400,某文件裏寫著其實總共費用是HK$14400,只不過政府 資助了HK$14000。這次就沒有看到類似的『資料』。其實我倒希望他們告訴我呀!我是非常好奇的 ….

還有一處值得一提,起碼香港公立醫院的病歷看來都電腦化和中央處理了(我又忘了向我那位醫生朋友確認一下)。我媽在伊利沙伯醫院 的情況,在油麻地言語治療、九龍醫院的精神科和紅磡差館里門診的醫生們似乎都很清楚,醫生們都看著電腦的LCD屏幕,同時兩手 也飛快地打入很多東西。我想公立醫院對公立醫院資料傳送相對簡單,沒有私立醫院的互相猜忌。美國沒有公立醫院,各私立醫院最 多自己電腦化(但照我的觀察,好像都是寫著病歷紙上的…. 不記得在美國有哪位醫生一邊和我交談就一邊打字的),要拿到其它醫院診所 的病歷,就算可以,時間程序也繁複。Obama 的醫療改革好像也有一項是個人健康資料電腦化,但這必需先花一筆錢唄,在現在這個 政治和經濟的狀況下,也是難上加難!… 看來始終都是只聞樓梯響 ….

香港7月後的新政府有人說,希望能夠要減低公眾等待醫療服務的時間。不知道他們有甚麼神奇的增加效率的方法 (除了Obama 等人外, 大概不會有很多人會相信效率可以輕易增加的);若不,就是服務質素 和 收費 (類似)成正比關係。又要服務好,又要(近似)『免費』, 怎麼可能!

Kin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