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看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

九三年末開始就不再定居香港了。曾經一度以為,香港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選委會)的委員都是北京中央政府直接委任之類的。2011年11月底在香港逗留前後,再次注意到這個問題,也饒有興致地對這方面多了解了一點。

某日,在理工大學與在那裡當教授的舊同學共進午餐期間,有人派發關於選委會選舉的單張。從單張上『高教界民主行動』的24個名字和他們不連續的編號,我們明白他們正為競逐選委會『高等教育界』的席位而拉票,而這界別的選委會競選是有競爭的。令我最感到吃驚的是,那位長居香港的朋友(很明顯屬於『高等教育界』)對特首選委會的選舉過程似乎並不比我清楚很多!我想,全香港不知有多少人將之看作小圈子選舉而沒有認真地認識這個選舉過程(或遊戲)呢?

或許跟不少香港人一樣,本人非常痛恨北京中央政府多年來阻慢香港的民主進展。現行機制中特首由選委會的1200委員投票選出,當然比不上讓全港超過三百五十萬選民都來投票那麼公平。但1200在統計學上已經不是一個小數目,也已經超過全港選民的0.03%。科學研究裏,研究者用宇宙中絕少絕少部分的(譬如)氫子來做一些實驗,就覺得自己已經完全掌握了全宇宙氫的特性了。這當然是假設隨機抽樣是不偏不倚的。我覺得,很多人都會理所當然地認為香港特首選舉沒有代表他們的意願,只是某些勢力操控的結果,與己(幾乎)無關。那當然是因為大家認為 1200 或 24.9萬(選委會的選民人數) 的『抽樣』很沒有代表性。 

在理工大學得到的那單張上『高教界民主行動』的24位成員在『高等教育界』全數當選,而『高等教育界』當選的30人也都好像全部被歸納為(支持)『泛民』的類別。其它37個界別分組選舉的結果當然不都是這樣。一直都不太明白為甚麼香港很多人都認定了1200裏的大多數選委都在等待北京中央發出的訊號才決定投票給誰?!而由於不是北京中央政府的寵兒, 泛民陣營支持的候選人似乎就無望了。但泛民為甚麼不能(像『高等教育界』那樣)在多數的界別中爭取大多數選委的支持呢?

起先最早認識的選委會候選人來自娛樂新聞,黎明因沒有登記故不能參選後,周星馳曖昧一陣之後頂上。查閱『演藝』小組選舉結果, 15人(在無競爭下)全部自動當選。 選委會『演藝』小組中,有一些大家都很熟悉的名字如譚詠麟、黃百鳴等。他們都肯定不支持泛民嗎?好像不是每個人都已經表態,記得在港期間在電視上只看過周星馳表態支持唐英年。(周星馳已經算是不需北京的訊號而勇於表態的『英雄』嗎?)若果這『演藝』小組的15人都不支持泛民,泛民當初完全不可能找其他『演藝』界人士與這15人競爭一下這15個選委的席位嗎? 

無論在股票市場或政治文化等各方面,本人一直感到,『幕後終有人在支配、控制』這種思維在香港(或者中國)人的腦海裏都深深地潛伏著。誰都願意有控制的能力(我也希望自己擁有控制這個那個的神奇力量),但很可能這些控制的能力都言過其實。以前也許大家都覺得美國政府和美國投資公司可以任意操控國際的金融市場。2008年金融海嘯後,大家看到他們的控制能力也只不過如此。十年前他們洋洋得意對慘遭金融風暴蹂躪的亞洲各國的諸多批判,今天都大可將當日不少的評論用在他們自己身上。我想說的只是,會不會香港人對北京中央政府操控的能力實在高估了太多?在香港的電台曾有人對此時此刻還有梁振英和唐英年之爭而感到驚訝,因為他們以前以為特首人選應該一早就已安排好了。但實際上,沒有甚麼勢力是無所不能的。

選舉委員會選舉行政長官的過程是不記名的。就算北京中央政府想控制,甚或派特務用槍威逼李嘉誠(地產及建造界)、譚詠麟(演藝界)等,他們也不知道到底誰投了誰呀!譬如,他們希望唐英年當選,但結果梁振英以550票對450票勝出,他們可以怪誰。李嘉誠可以說他已經按『指示』投票,大可推說是李兆基等人不按『指示』投票,譚詠麟也可以推說是周星馳的問題,北京中央政府也沒有方法可以查證。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1200位成年人都妄顧本身的自由意志而甘願按『指示』投票嗎?反正沒人知道自己怎麼投,選委們不會按他們的自由意志及判斷來投票嗎?

或者,有些選委真的不習慣或沒有膽量(?)憑本身的自由意志來辦事而喜歡跟紅頂白、選大家都認為一定會勝出的人? 

比較靠譜的講法也許是,泛民似乎一般都比較支持草根階層,而選委中大多是中上層比較有條件的資產階級,他們認為唐英年或梁振英大概都比何俊仁或馮檢基更會顧及他們的本身利益。這麼看來,此類型的選委們就有如一般人眼中的美國『共和黨』或英國『保守黨』的成員。也即是說,1200人不是不偏不倚的隨機抽樣,而是偏向於有權有勢或比較富裕的人士。其實所謂泛民的政黨與親中的政黨,似乎大多比較偏向於草根階層。不少民生的議題,如最低工資或連我都有資格拿到六千元港幣的這些例子,立法會的兩大陣營似乎均持相差不遠的意見。兩個陣營在政制改革方面才存在較大的差異。很明顯,或至少我覺得,如果泛民能獲得大量工商界和中產階級的支持,1200人很有可能會選出泛民的候選人。不管是1200人 或 三百五十萬人,投票都是以自己最大的利益為依歸。在民主選舉進行了相對比較長時間的國家,比較有條件的選民都有他們比較可以依附或者拉攏的政黨。在香港,民主選舉也必須提供具吸引力的渠道給予工商界和中上層階級的潛在選民,民主選舉才會有真正的市場(價值)吧;否則,愈少民主選舉就對工商界和中上層階級愈有利。

另一方面,讓我們看看選委裏佔超過一百席位的港九及新界區議會的那個界別。區議會議員是由具備三百五十多萬選民的選舉投票選出來的呀!如果泛民能夠取得區議會大多數議席,選委會裏這一百個席位的也就會屬於泛民這個陣營,而不是親中的陣營。問題當然是,泛民在三百五十萬選民的選舉中也沒有以大多數的姿態勝出,還是讓親中的陣營佔了上風。很明顯,泛民不只沒有獲得三百五十萬選民99%的支持,甚至 90% 或 80% 或 70% 都談不上?!也許是選民的政治冷感?(當我表示對絕大部分香港人竟然不會組織起來去廢除極少數人擁有的丁屋特權表示驚訝時,現為醫生的舊同學侃侃而談地道出一般香港人為甚麼不會為了丁屋這種事而上街示威抗議,聽上去還蠻有道理的!)另外也可能是華人傳統趨附當權政府的潛在意識(『政府永遠是對的!』)?也說不定,不少香港人對民主根本就不信任?這都表示了泛民的努力仍然不夠,或還沒有足夠的實力,或者他們始終不是香港大多數人的代表。 

思量至此,我依然非常討厭北京中央政府那種操控的慾念 或恐防失去控制的那種根深蒂固的心理。他們不只不將全民選舉特首的權利『送給』香港,更千方百計地阻撓香港民主的進展。不過單就結果而言,1200人選委會的選舉結果和三百五十萬人的普選結果的差異,並不一定如一般人所假設的那麼大。(也許北京根本就不必操控這個那個的!)可是,縱然不論怎樣公正的民主選舉也不能保證結果必定對一個國家或地方一定有利(本人覺得美國兩度選出布殊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重要的是公正的民主選舉令人覺得公平、平等,令每位市民都獲得尊重(的感覺),所以全民選舉的存在和過程比實際結果更為重要(起碼逼使當權者按時面對人民的訴求)。

現在是過去的努力或不努力、採取行動或不採取行動的結果。中國共產黨開始時曾委屈地從打游擊打出他們的江山來。泛民若希冀執政或達致全民選舉特首的希望,如果不打算打游擊,看來就必須加倍、加倍、再加倍地努力(不論是遊說普羅大眾抑或是爭取選委的支持) 或 改變方針(如拉攏工商界加入泛民陣營)。若不,1200人的主流當然會儘量維持現狀,下一次的選舉模式大概不會是只讓具博士學位的人士才能加入選委會的。呵呵 …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ersonal opinion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遙看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