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烏克蘭 此次旅程的經歷和感觀


1. An email written on “Friday, September 09, 2011 7:04 PM” :

在 Alushta, Crimea/烏克蘭 的最後一晚 ….避過莫斯科SVO 機場! -> 明天意外要在Frankfurt 逗留一晚…

嗨,

剛剛從這個高能物理會議 的宴會 中逃出來。都到了尾聲了,已經有一些人離開了,但還有不少人在和那小樂團的風琴手/主要人物 在唱俄國歌 不肯停。我忍無可忍(多過三個小時啦),終於跑了出來。今晚那個小樂團(十幾人)斷斷續續 奏了不少民俗音樂,除了烏克蘭/俄國音樂之外,也奏了一些義大利、希臘等地方的民謠,甚至也有一兩售美國的(有點不像欸)。 很明顯,最好的慶祝對他們來說就是酒。紅白酒之外,一定要有伏特加酒 (或 烏克蘭的 Gorilka), 白蘭地,和其它人家說了我都不知道甚麼的酒。我試了一小小酌、幾滴,但只有濃烈的味道。在言談之中,他們當然會教唆我喝,但我始終認為旁邊的菠蘿汁比較好喝。這麼多年來,我始終覺得不須要迎合人家,也很樂意在某方面『突出』自己。

我不喜歡這些我認為浪費時間、金錢的節目,我只要吃飽了就好。… Крим/Crimea 現在雖然屬於烏克蘭,但這兒還是喜歡說俄語的。最後,那些不知是否喝醉了的人們大唱俄國民歌,又有人(和太太或其他女子)隨著音樂跳起探戈、華爾茲。一個很活躍的(在美國的)日本人也與不同女子跳起來。搞這個活動的人當然開心,今晚還請了這個小城的市長、(俄羅斯的) Dubna 市長 和 Dubna 實驗室的所長一起來吃飯。對我來說是沒有甚麼意思的,但那可能是指定動作。

其實這個會議裏的人可以分為 會說俄文 和 不會說俄文的人。而且好像會說俄文的人佔多數。像我這樣年紀或更年長的烏克蘭人,俄語恐怕都是母語。獨立之後,烏克蘭多年嘗試令人民說烏克蘭語(其實相當接近,起碼字母都大多類似)。但據說最成功的首都,有~75%人說烏克蘭語。首都才 75%欸 ….這兒(Крим) 就更不用說了!

Alushta/Crimea 這裡看起來都是本國、俄羅斯的旅客。我跟我的phrasebook 說烏克蘭的謝謝:дякую,但人們好像都在說俄語的спасибо。旅客 ~ 俄羅斯人?!對旅行本質來說,這兒很不錯,因為我好像都沒有見過亞洲人,好像西歐旅客也沒有(雖然這個單憑眼看不是很可靠!)。只有我們這些來開會的,有4個日本人 和 我這個華裔 和 其他歐洲人。所以有真正非一般旅遊區的經驗!困難的地方是,這裡的人都不會說英語或其它西歐語。

….. 言歸正傳,本來明天計劃經莫斯科的其中一個機場 SVO 回紐約。但幾天前,我開始查閱時,才開始明白大事不好。一般在全世界,轉機都不出禁區,也都沒有問題的(即是不需要過境簽證)。但SVO可能是一個例外!

從烏克蘭到 SVO 的機票跟 SVO 到紐約的飛機票是分開買的。所以飛機公司都沒有,也許也沒有義務,為我考慮轉機問題。我必須從航空站 C轉到 航空站 D。SVO 以前有 1 和 2 之分,現在是航空站 B/C 和 D/E/F。到道理還是一樣,兩邊是南北之分,隔了據說數公哩!最大的問題是沒有明顯的交通工具轉送人們從 航空站 C 到 航空站 D! 他們的官方網頁說,只有從 B 到 D的,聲明沒有從 C 到D 的。我能不能從 航空站 C 走到 B 而不出禁區,是一大問題。官方網頁上叫我去坐 普通的公共巴士,從B/C 到 D/E/F 可能要20分鐘,但那絕對是 出境了,進入 俄羅斯啦!

我沒有帶 HKSAR 護照欸!只有美國護照!HKSAR 護照若干年前開始可以免簽證 14 天。如果我帶了HKSAR 護照,最多可以旅遊當俄羅斯半個小時之類的,也許沒有問題!但我沒帶呀!之前我沒有想到哦!美國護照 是 不能免簽證的。就算在禁區,待多過24 小時, 也要過境簽證!

我問了和我一起開會的和在俄羅斯的 俄羅斯朋友/同事,他們也幫我上網看,他們都認為不肯定、令人擔憂!唯一的可能是,有特別過境通道,由那些航空公司職員載我從 C 到 D … 但那是完全在他們肯不肯的問題。

我在網絡上查了又查,都沒有人有確實的經驗!去 航空站 C 的航空公司很少,一般國際航空公司都在 D/E/F !從 烏克蘭去SVO的烏克蘭航空Aerosvit 是 少數之一。

除了官方網頁,我認為最差的消息是,航空公司依賴的IATA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資料庫裏,竟然特別聲明,從SVO B/C 航空站 到 SVO D/E/F 航空站,就要過境簽證! (其它的俄羅斯機場都只要 24 小時之類都沒有問題!) 從來沒有聽過啊!IATA 不一定 完全正確,當年他們關於香港的BNO 和 HKSAR 護照的資料就要 過了頗長時間才被更正過來。最最壞的可能是,在烏克蘭上飛機時,Aerosvit 看到 IATA 那樣的條文而我(持美國護照)又沒有 過境簽證,不讓我上飛機呀!

再說,我只有1個小時零25分鐘,也是一個不利的條件。

有個網上的人,數月前也有同樣的疑問。但他最後還是幫他們組織的人申請了過境簽證,走到外面去乘巴士從 C 到 D/E/F。他說他在C經過時看到 “Transit” 字樣 (俄語/烏克蘭語是 транзит,一個字一個字翻譯過來跟英語是一模一樣!只是字母寫法不同而已) 和 通道,但當時由於趕時間等等的理由沒有嘗試。俄國航空公司 Aerosoft 之後(在他已經離開SVO了3天之後)回覆他的email 裏,也表示了會載他衝過跑到,比較快地從 B/C 到 D/E/F 。他希望我嘗時候告訴他確實的經驗。

但我乘搭的是Aerosvit,就算Aerosoft 真有以上的服務,Aerosvit 不一定有。我在Aerosvit “Live Chat” 問他們時,也得不到確實的可能。我又有點不敢說得太清楚,怕他們知道後,本來不會查我有沒有俄羅斯過境簽證的 (而又真正確實需要的話),現在也會特別查一查,反而害了自己。

以上所說,有可能是我想得太多。可能如果我完全不查的話,Aerosvit 讓我上飛機,SVO C 航空站 有專人送我到 D (免出禁區)!但我實在算不出來 (就算用了最多的CPU、最佳的模擬計算 ),哪個機會比較可能高。

我有點想去嘗試的。有一點想去冒險。但在以上努力的同時,我也打了 email 給我們實驗室的旅遊部。當然機票是他們幫我定的。某Helen 小姐明白我說的之後,也做了多方面的調查。有實驗室的負責人教我們打電話去 莫斯科 的美國大使館,有名為 Dr. R…. 經常去俄羅斯、非常有經驗的同事說我必須 要有過境簽證 方行。

很明顯,Helen 很快也覺得還是 改飛機票的比較好。當然,她沒有我要冒險的慾念,只希望不要出事,所以對她來說,選擇是很明顯的。我最後也選擇不冒險,改飛往德國Frankfurt (Helen 提供的選擇), 在Frankfurt 某機場酒店(Steigenberger Airport Hotel)睡一晚之後,再乘機轉 阿姆斯特丹 回 紐約。當初選 莫斯克也是因為不用在某地停留一晚。

代價只是多了 六百多美元『而已』。在Obama 政府、政策的支持下,大實驗沒錢做,但幾百塊還是有的『浪費』的。

所以我明晚 6:50 到 Frankfurt。現在還在猶疑要不要到 Frankfurt 市中心逛一逛,好像坐S-bahn 或 regionalbahn只要15分鐘。我94年左右去過 Frankfurt 找吉蓮小姨 玩了 3天。好像也經過Frankfurt 的火車站幾次,在附近留連過。嗯 … 哼 …

我也有一(微)秒想過要不要和 Frankfurt 的小姨去見上一面。但我記得小姨和媽妳這幾次通話的時候,她都嚷著沒錢。也許還要妳加入她在印尼的生意。我怕她會向我『進攻』。所以想想還是免了。

我現在真正,『體會』到為甚麼人們都不去找 窮的親戚的

在 Steigenberger Airport Hotel (自稱有5星級 — 大概全部機場酒店約莫是5星級吧) 用他們的WIFI之類上網都要給錢 … 在Frankfurt 機場也是。我大概有一天都不會上網了。我去烏克蘭時也在 Frankfurt 轉機,不怎麼特別。就如 WIFI 這些 和其它 小處,我就感到可以理解 為甚麼 首爾 和 香港機場被乘客選為最好的機場 ….

Kin


2. An email written on “Monday, September 12, 2011 12:11 PM” :

Hi,

對啦!那個在 Yalta 的 Livadia 宮,大有來頭!因為在第二次大戰就快結束的時候(起碼在歐洲),邱吉爾、斯大林和羅斯福 三人、三個國家(英、俄、美) 就在 Livadia 宮 開會決定 他們以後怎樣『瓜分』歐洲。那就是所謂的 著名的 Yalta 會議 或說是 Crimea 會議。

你們八月在紐約 JFK 上飛機的時候,有沒有被要求照 X 光 — 必須將手舉起在頭上像個八字 ?? 我在 JFK 有,在荷蘭 AMS 臨上往美國的飛機時的那個閘口,也有同樣的經歷。那裏 X光 機器 只給上美國的飛機。在 JFK 那個就是 一般的保安閘口,整個 Terminal 2 的 全部 旅客 都要 接受 這 X 光檢驗。

但我記得好像妳們在 Terminal 1 (JFK), 就沒有接受 X 光 檢驗。

Kin

From: Kin Yip
Date: Monday, September 12, 2011 12:07 AM
To: Mom ; Karen Yip
Subject: photos

Hi,

在 烏克蘭 照的照片 :

http://s185.photobucket.com/albums/x146/kinyip2007/Crimea%20-%20Ukraine/

還有幾張 再 德國 Frankfurt 晚上照的,不過都不是很清楚。

Kin


3. An email written on “Monday, September 12, 2011 2:55 PM” :

Hello,

> 只是小豬不滿海關人員的態度, 過關後回頭口裏嘰哩咕嚕的把他們大駡一頓….

小豬因月餅事件的不滿,完全可以理解 …

不過,我這麼多天的經歷(機場裏外),經常都不時很過癮的。在烏克蘭 Simferopol 機場,就算在機場人們都好像不會說英語。我過了保安檢查,來到某登機閘口,但那裡甚麼都沒有寫,數碼的或手寫字等都沒有。當時離起飛,大約超過一個小時。我走到閘口旁唯一的櫃檯,有為小姐正在處理一些航班文件之類。我用英語問她,這裡是不是飛往Frankfurt 的 409班機登機處。她望了我手上的那張紙,不耐煩地說了句話,之後又更不耐煩地說了另一句。我不知到她說甚麼,好像是叫我不要煩她一樣。我猜當時離起飛好遠,她可能是處理剛剛飛離的那班機。我看到旁邊有另一個門,我就走進去,但看來那是另一班機的,因為那兒有用很簡單的 LED 打出航班的編號。

之後我就走回原來的那間房間,我看到兩個類似西歐的人,我就問問他們。他們和我一樣,也不是很肯定,也好像我這樣來回於兩間房間。我們都猜想或希望這間房間應該是唯一的可能。 …. 其實到最後,他們從來都沒有貼出航班的編號。我只看到越來越多的人拿的過護照 和 說德語,就想不應該這麼多人都全猜錯了吧 …

我到最後在上飛機的樓梯下、和上了飛機 都再多問兩次這是去Frankfurt的飛機吧?最後的兩位空姐都嫣然一笑確認了。

在 Frankfurt 過保安時,某女保安也拿我的照相機、帶我到某間房間去檢查看看那會否是炸彈!….類似種種都不是很過癮的。我在 Frankfurt 機場 那兩天逗留過兩天 (去 Frankfurt 市中心 也要經過機場),問了幾次問題。待遇 壞多於好 …

所以,我想旅行時,不過癮之事,常八九。這也許是旅行的代價唄。

Kin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ravel.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關於 烏克蘭 此次旅程的經歷和感觀

  1. ken siu says:

    你好,剛路過看見你也去過烏克蘭~ 我也打算去,想請問你由烏克蘭回美國,途中要經svo 轉機,行李使唔使係svo check out咗之後再check in, 定係由烏克蘭直接運到美國?謝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