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讀 1Q84 Book 3 的經過

Originally an email written on Dec. 11, 2010 (in the morning):


Hi,

昨日(12月10日星期五)看完了1Q84 Book3。本來不想寫甚麼,但…. 還是寫一點吧。聊表『敬意』!

上星期六早上,出發到Flushing圖書館前查過,借了1Q84 Book3 的人過期還沒還。到達圖書館時,我查到我的戶口裏預借欄裏,竟然說是『Available for pickup』。不過,書還沒有放到供預借了書的人去拿的書架上。我知道此書一定在圖書館某處,無意間走向詢問處,一邊詢問某位黑人職員,一邊眼睛上下搜索他們的周圍,不幸敏感的黑人職員就說了甚麼”I know my job”,可能又認為我不信任她之類(其實也是吧!),說我這樣有點侮辱。(一般而言,對自己最沒有信心的人,大概越會覺得別人在批評他們的工作能力。) 聽了我的詳細解釋後,她只帶我去了剛才我去過的預借書架,示範應該是怎麼找的。但當然我已是箇中能手、也找了幾次,怎麼會有!我說書剛剛被還回來,會不會在圖書館的哪裏。她說甚麼”Technology” 比人超前等不是很有智慧的話,叫我星期一、二再來,不肯再怎麼幫我。(Technology 只是比不懂的人強 …)

為求達到目的,就是要不擇手段的。但問題是不同的手段都有不同的後果嘛 … 我也許可以去買支槍,硬闖他們的辦公室。但那樣,可能會坐牢,書並不一定能找得到、看得到。死了就算了,但坐牢不是很過癮,所以就打消了那念頭。之後,爬上二樓,碰到某位比較和藹的華人女職員,她在電腦裏查了一下,確定那書剛還(我當然知道!),她建議我到樓下詢問處去請那些職員到裏面幫我找一下。我問她,她可不可以幫我打個電話之類。她頗為難地說,她們都是等級的職員,這樣做不『好』,而我是顧客,顧客如此要求比較恰當。我簡略說了我剛才碰了一鼻子灰的經歷(雖然沒有指明是哪位職員)。她就看了一下那時在下面詢問處當職的名單,婉轉但清晰地告訴我去找 Barbara 那個白人,說那個黑人可能比較….. 她猶疑沒有說下去,我就說我明白了。

來到下面,心中盤算後,我等那個黑人職員忙著照料其他顧客、無暇即時理會我 ( 而 Barbara 又沒有其他顧客 )時,跑到 Barbara 面前,很快將我的情況告訴她,雖然那黑人也一下子處理完她的事,看到了我並告訴 Barbara 說她在預借書架找過(我也找過、誰都可以找的那個預借書架),好 Barbara 明白我的狀況而肯繼續幫忙。我好奇地問她,等一兩個鍾頭那本書會不會就在預借書架上出現,她說當日(星期六)負責那個程序的人不在。她抄下書的資料之後,進入必須刷卡才能進入的地方幫我去找,說沒有一定的把握。她看到是中文書時,也倒抽一口氣。好在書名是”1Q84 (Book3)”欸!過了5到10 分鐘,Barbara 終於抱著那本我日盼夜盼的小說出來。說裡面大概有幾百本書,但她(們)終於找到了。我希望我當時的臉上顯示了無限感激的表情,我感激、鄭重地謝了她。

我整天警惕自己不要膚色歧視(因為我也可以是受害者),但總不能娶黑皮膚的女人來向誰證明什麼的吧!為求達到目的,什麼可用的工具都要用。最近電視經常討論機場的保安。以色列用了social profiling 的方法,就不需要檢查所有的飛機乘客。美國就不行。前個星期在 Bloomberg 就有辯論『比賽』,題目是美國機場保安應否用 social profiling。其實,譬如,我們在測量 spin polarization,基本上也就是憑著絕小的散射不對稱 (簡單來說就是 (A-B) / (A+B) )。不對稱的量值可能是百分之一、二,或者是千分之幾,但我們就能依賴這微小的不對稱來測量 質子(proton) 的 polarization。如果上面A = 找白人幫忙的成功率,B = 找黑人幫忙的成功率,這不對稱會剛好是零嗎?大概不是天生就有的的不對稱,但這社會裏的各種因素造成了這不對稱、不等於零(0)的結果。我以前不想用這種『工具』,但十幾年下來,我好像已經在無形中覺得,有選擇時,『不擇手段』利用了這個也是逼不得已的。就如我總不能逼自己去喜歡某種膚色的女人 … (當然我在這種不對稱的統計數字遠遠比不上加速器裏質子的數目。)

…………..

如果上個星期,我沒有繼續努力而借不到1Q84 Book 3,或者在另一個平行世界裏,我此刻就正在開一個鐘頭的車去Flushing 圖書館,到預借書架上去找那本書呢!

村上春樹的故事裏,男女主角鮮有能幸福結合的。然而,這回作者竟給予我們一個美好、令人感動的結局!故事的情節和氣氛,教讀者一邊看,一邊害怕青豆和天吾最終不能在一起。因為擔心青豆和天吾的安危,讀到牛河的章數,常有討厭甚至想跳過的傾向。雖然是牛河、青豆、天吾輪流各一章,但牛河的章回裏的頁數好像是最多的,青豆的最少。小說含懸疑甚至推理的成分,情節邏輯也不差。但作者始終沒讓小說變成日本的推理小說,牛河慢慢靠近了青豆,經常是憑『第六感』而不單單是依靠邏輯推理。牛河抓到青豆與天吾小學曾經是同班同學而能夠接近青豆的所在地,但他反而成為青豆找到天吾的因素。妙哉!

川奈老先生昏迷著,也竟然可以再當NHK收費員到青豆跟牛河的門外叫囂,逗笑哦!但他又不是真實存在,這只有村上春樹的小說才會出現的一種怪誕不經的情節。但那不就是1Q84 的世界嘛!天吾在『貓之村』陪伴昏迷的父親於床旁的情景,令我憶起我自己爸爸彌留時的情況。竟然令我有點感動。到最後,讀者仿似都與當中的各個角色包括 Tamaru 和 緒方太太(夫人)產生了不淺的感情。真是不捨得離開他們那1Q84 的世界。

1Q84 和 1984 依我看來不是 所謂的平行世界。在平行世界裏,同樣的一般人、物 可能有不同的事情發生,結果也可能不同。但他們是平行地存在的。青豆和天吾 好像是不小心從 1984 來到 1Q84,然後又試圖回去。好像是,如果他們在1984裏,他們就不在1Q84 了。若此,這就不是平行世界 … 當然村上春樹沒有清楚定義。超現實和非邏輯是作者的強項,也是最好玩、有趣的地方。世界是多麼虛幻、無聊,甚麼都有嚴格的定義和規則的話,看小說做甚麼?更必然不用看村上春樹的小說啦!

Little People 和 空氣蛹 在 Book 3 裏 彷彿已經不再重要。本小說主要讓讀者擔驚受怕,帶著到底青豆見到天吾的這個天大的疑問,或最後1Q84裏 又會發生甚麼事情,而一直追讀下去。這好像跟作者以往的小說裏結局是不重要的特性(可能因為反正人生就是無意義的、混沌無規,甚麼樣的結局對無意義的世界來說又有甚麼重要!),有點差異。但起碼作者沒有玩弄讀者,沒有刻意製造事不驚人死不休的結局。

我想,應該不會有 Book 4 了吧 …

Kin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ook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