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舞.舞.舞》的一點點記憶 …

 
  從《聽風的歌》(1979)、《1973年的彈珠玩具》(1980)、《尋羊冒險記》(1982),到這部《舞.舞.舞》(上、下,1988)算是將這個《我》畫上了句號。皆因作者村上春樹之後都沒有再延續這個『我』的故事了。
 

  應算是作者一貫的風格吧!起碼主角又是被妻子、女朋友拋棄,工作也是可以暫時不幹的那種,跑到異地去歷險一番已屬尋常。可能是作者故意的設計,《舞.舞.舞》結局最後其實不是很清楚地、圓滿地解釋了所有事情,模棱兩可地將死亡或者等同於消失。五反田君殺了奇奇嗎?但連五反田君自己也找不到實際的證據。更不用說 May 到底是怎麼回事?羊男最後怎麼也不見了?

   一開始的敘述令我有點混亂,我剛閱讀時以為那妻子是新人物,其實她是在《尋羊冒險記》裏已經拋棄了主角。第一次碰到時,也不了解函館其實是北海道的一個城市。新出現的女人物包括一開始一直是無名的Yumiyoshi (23歲)和 13歲 的『雪』。雖然是個不易應付的女孩,整天會說你像傻瓜一樣,但『雪』比她媽『雨』始終要可愛的多,是個有特別靈異感覺的少女。( 狄克諾斯有如『雨』的奴役,我覺得是最最可憐的,但也許他能呆在才華洋溢的『雨』身旁而自得其樂。) 不是『雪』的洞悉力,主角也大概想不到五反田君可能對奇奇下了毒手。因為父母的離異,和父母乖戾的性格和行為,『雪』無異是一個問題少女,但這卻正正令讀者對她感到同情、產生欲加以保護的衝動。
 
  五反田君原來就是一個最大的諷刺。戲如人生,人生如戲,他無論在財政上、感情上或精神上都被困在一個走不出的藩籬。他極須要解脫,離開那些討厭的角色,擺脫那些貸款,甚至離開他那已離婚了的『太太』。但他都無法做得到。在觀眾看來,他是最英俊的,完美的人物。但實際上卻是一個悲劇,他似乎只能靠殺人或自殺來解決問題。其實這點在作者沒有揭曉之前,我已暗暗猜到了這個可能性。對了,第38章說了,五反田也是東京山手線的一站,在目黑站和大崎站之間! 
 
  最令人感到一點欣慰的是那個在札幌、海豚飯店裏工作的 Yumiyoshi 吧。小說最後作者給了讀者一點點懸念,要讀者擔心第六具白骨會不會代表『雪』或者 Yumiyoshi 其中一人會不會也死去或者消失?!主角最後坦然地將自己對她愛的感覺讓 Yumiyoshi 知道,果然 Yumiyoshi 接受了主角。我們只有祝他們幸福了。
 
  人生沒有甚麼地方有甚麼(特別的)意義的,作者不其然在差不多最後時『無意』中說了出來(39章、下 219頁)。一切都是虛幻,不曉得真假。就像故事到最後那樣,正如人生,一切都不會有一個確切的答案。跳『舞』就是生活著的象徵吧。羊男對主角說,不用去想那是甚麼意義,因為本來就沒有意義,只要盡可能地繼續跳舞(11章、上 119、121頁)。這就是作者給我們對生命和生活的暗示嘛!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ook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