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智恆的最新小說

Originally an email written on July 17, 2010


 
Hi,
 
我是在借了 Stieg Larsson 的 "The Girl Who Kicked The Hornet’s Nest" 之後的一天(上星期六)才在 Flushing 借到了蔡智恆的最新小鯨魚女孩●池塘男孩 》。( 在圖書館的臨時推車裏花了一番功夫才被我找著的。) 有時候,這兩本瑞、中小說一起看,過 Larsson 三部曲的最後一部令我實在忍不住放手,所以還是先看完了 Larsson 的,蔡同學的這本在星期五早上在帶著被感動的眼淚、懷著美好的憧憬而終卷。
 
昨晚我又竟然看了 Larsson 三部曲第一部的電影 (DVD)!如你有興趣,我夾上我寄給另一位朋友的評論 email … 沒甚麼『劇透』的!
 
在《鯨魚女孩●池塘男孩 》裏,其實作者還是保持一貫的風格。譬如,主角這回叫蔡旭平,哈哈 ….
 

雖然看了作者的小說有差不多十本了,但還是很喜歡作者的風格和當中的傻笑話。這次主角,又名『繡球』,還是那麼被動。讀著讀著,不禁要問上十次八次,『繡球』一定要『6號美女』(女主角)主動暗示嗎?讀者大概都在狠打這『繡球』。然而,最後『6號美女』幫『繡球』解釋,說這是『繡球』讓她完全保有自我、自由自在、任性。原來是這樣嗎?我就肯定做不到,因為我是專橫跋扈的Smile with tongue out『繡球』要想練就成為大海,但其實最後人人都說他本身就是大海,果然『得來全不費功夫』。作者筆下的內容仍然屬於最純情的,但這次也是最令人感動的那種,是美好的那種。以他的標準來說,最後的方向是最明確的了!

 
當中作者營造的笑話、拗口令或瞎掰,依然令我有 會心微笑 甚或 放聲大笑。我欣賞當中的幽默。蔡旭平說,台灣的政客應該去學開火車,這樣台灣的政治就可以上軌道了。又譬如,他叫某位學經濟的小姐去當空服員,因為這樣可令台灣的經濟起飛!這些始終是作者的招牌戲。在小說後部,多害怕、擔憂小說最後要玩弄任何遺憾的把戲。不論悲與喜,好像都不得不流淚,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生理作用。留著眼淚,也莫名其妙地流起鼻涕來。但我沒有傷風哦?!奇怪!

 
這本篇幅是作者最長的小說了,將近四百頁。這次故事橫跨超過十年,還『偶然』地敘述了台灣或這世界過去十多年的變遷、發展。讀起來有時教人唏噓,但感受到更多的是那份親切和真實感,那是我們一起經歷的這段時間領域。我總覺得,作者跟我思想上有點共通之處。年級相若,也都是在學術上的理工科。雖然作者已結婚生子,但好像依然保持著那份純情的內在。起碼我願意這樣認為。
 
作者網上或台灣 用語,如『白目』之類,我都早已習而慣之。但這回在此書中,出現了多次的『簡餐店』這名詞。我以前好像還沒有聽過這種叫法。Google 和 百度一下,我得到的結論好像是,簡餐店是要為了將自己跟那些 如 Mcdonald、Burger King 等 快餐店 區別開來。香港的大家樂、大快活 大概比較接近於簡餐店 …… 不過可能你不知道我在說甚麼了 ….

 
Kin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ook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