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 哲學?

  去了菲律賓的Cebu(宿務或宿霧)和附近玩了幾天(2009年12月2-5日),臨走前在酒店、機場,正好興起寫幾個字的欲念。

  從很久以前,我就一直疑問為甚麼我要旅遊。想來想去,只不過是轉換環境、視野的慾望及對沒到過的地方的好奇感。
  相當久以前,一位旅歷頗豐的英國朋友曾說,發達國家都差不多。然而,宏觀來說、或曰只要景觀的範圍足夠大,不發達的國家之間其實也差不多。我在旅遊時,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走路。在臭溝污渠之間,我疲憊時的知覺令我幾乎分辨不出那是紐約 Brooklyn 第八大道的最臭的那條渠抑或是北京的某條污渠,還是柬埔寨、越南或菲律賓的。(中國電視劇裏經常將一切都拍得乾淨、整潔,與我在北京日行數哩時所見,相去甚遠。)行走於Cebu之間,的確不是樂事,要不顛簸不平,要不人行道經常幾乎不存在、須要與汽車爭路。我媽整天投訴紐約就算亮了綠色行人燈之後,人還須與車爭路。某個觀點來看,這是一種訓練。在Cebu街道與車的『鬥爭』中,我不得不感謝我在紐約市裏的訓練。在相當遠的一程,我試乘了一次當地最流行的交通工具jeepney,只需PHP7 (那幾天US$1 ~ PHP 46.5)!在毗鄰Bohol島,也是PHP7,但卻是三輪車。Bohol最吸引人的是巧克力山,但我對奇山異景,都只有『三秒鐘』的熱度,觀望了270度之後,期待中的觀賞也就終止。本人的此一『行為』在世界各地均相差不遠。
  獨立到現在,菲律賓還是遺傳了美國的一點點細節,硬幣裏有用 quarters,寫日期時月先於日("MMDDYY")是另一例。
  自然的海洋都是浩瀚無邊的,某些紀念碑都挺可觀。在 Bohol 島上的Baclayon 教堂或 Cebu 南端的 San Pedro 堡壘給我的就只有殘垣敗瓦的感覺。第一個帶領船隊環繞全世界而死於當地的麥哲倫,『他的十字架』的小屋或大亭子的屋頂 或政府圓錐頂下的壁畫還教我比較欣賞,起碼有我感到美觀和色彩。
  省錢於我『幾乎』是與生俱來的。我常說只有走路才能真正認識當地的情況,另外一個附帶的好處也就是省前唄。我一般都不會因為某地方的東西便宜而多吃多喝、或變得奢侈,我只會希望它們更便宜。最貴的一餐要PHP180,最便宜的是臨走那晚在某商場地下吃的『低預算套餐』,只花了PHP65!也說不出為甚麼,但能省錢似乎得到心底的『最大快樂』。
  當然這有些無聊,因為畢竟旅遊是費錢的。但這裡反映了生活的複雜性,要優化的往往不只是一個因素,既要旅遊,又要省錢。在這兩個相反的、對抗性的因素下,我旅行的時間一般都是三日/夜的。從香港到澳洲或從美國到阿根廷均如斯。我的省錢習慣(如每日都走好幾個鐘頭)對體力的要求都不少,旅行時一般都不會怎麼舒適,超過三日就有受折磨的感覺。數化一些,就是  H = H(錢,樂趣,體能的應付,時間, …), 而 dH/dT = 0 (當中 T=時間,H=快樂) ⇒ T ~ 3 天。  其實我還寫不出真正H的函數,都只在我的腦裏不停地做模擬而已。就算有一天,我能寫得出,那也許只適用我本人,對人類也沒啥貢獻。
  Cebu 的商場、書店等幾乎甚麼店都有保安人員站在門口。顧客的包包好似都會被搜查,但嚴格程度差異極大,其實只是自欺欺人,給那些保安員一份工作而已。若我是恐怖份子,他們很可能還是找不到我在背包裏的炸彈。 比較討厭的是,進入超級市場、書店之類的地方經常都要你將背包寄存,怕你偷東西欸!但執行不一致,某警衛要我放下背包,我走到另一進口,那警衛就沒這要求。(恐怖份子難道不懂這技倆!)
 
  我始終十分小心。最危險的舉動,是Bohol島回來,已經過了晚上八點一刻,為了不被Taxi騙、亦可省錢,我從碼頭走半個鐘頭回酒店。途中,我在黑夜穿過看上去很貧窮、骯髒的Cebu市南部(所謂的 downtown )。這使我想起當年在印度,由於火車延誤,我從Taj Mahal/Agra回到Delhi時,已過午夜,街上漆黑一遍,我也在看似危險的街上,快步行走了半個鐘頭以上。當然,我大小街道都認得一點,走得快(也許這反映了我心裏若干程度的恐懼),衣服穿得挺破爛,鬍鬚也不剃,樣子可能還有點兇。強盜看之,一來我不像有錢人,二來他們也不知道我是否江湖大盜,經他們的計算或直覺,也許就不向我下手。(在這裡,順便說一下,所謂直覺,其實也是一種計算、分析,只不過是依據當時人的喜好、過去的經驗的一種決定的結果,不是隨機的。不隨機的東西,皆有原因的,不是為了省錢也不一定不是計算。)
 
  每晚,我還挺享受那段回到酒店的時間。這趟旅程中,我也看完了兩本小說。不看小說時,我也樂於看電視。那個便宜的酒店 (Diplomat Hotel) 的電視台不少,觀看不常看的電視節目也是我的旅遊樂趣之一。各種語言也看了不少,中文台也有四個,兩個大陸的, 兩個台灣的。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台灣相對來說有親切感、宛若『自己人』一樣,對大陸就有一點討厭(Obama的措施或大陸共產黨的政策的失敗同樣令我開心)。儘管有些台語聽不懂,有時仍看得津津有味,台灣不少綜藝節目還是蠻有趣的。不過,當地宣傳Cebu的節目只要看一次就夠了。
  這回用 AsiaMiles 乘 Cathay Pacific 到 Cebu。 回程時,那 Chicken Pasta 非常好吃欸!好像好久都沒吃過如此美味的東西。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ravel.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