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Obama in Slovakia

An email originally written on Sept. 6, 2009 :
 


 

嗨,

回到美國,好像無時無刻都會聽到 Obama 在演說、推銷他的醫療保健政策 …. 在美國看來是逃不了 Obama 的疲勞轟炸。上個星期我在 斯洛伐克 (Slovakia) 開會,六天裡Obama 一個影子也沒有,真是耳根清靜。其實,那酒店裡裝的電視 沒一個 台是說英語的。那星期裡,我才體會到,原來 Obama 不是生活的必需品。

簡略談一談這次的斯洛伐克之旅 …

我8月29日當晚一到小鎮上的酒店,就馬上發現我對插頭準備的不足。我臨走時,匆忙帶了一個三換二的插頭蓋,但我竟忘了世界上的插頭還有很多可能性,我可能已有兩年沒去歐洲開會 …. 不只方形插不進圓洞,插頭兩針的距離也和美國的插頭不一樣。我問酒店和會議主辦者,他們也沒有這方面的準備。我在罵自己怎麼連這種基本常識也忘了。我在歐洲還是住過幾年的欸!這會真是老貓燒鬚啦!

大概這一貫是東歐人的會議,今年可能開始邀請美國、日本的加入。或者,我潛意識裡有依賴當地酒店或主辦當局的幻想,但由於他們都不太須要照顧美國來的人,都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我應是會議中唯一的華人,也是唯一的美國人。會議上多是東歐人(斯洛伐克和俄羅斯人最多),義大利、德國等西歐人士也各有少數幾個。(儘管如此,會議還是以英語進行。)

正當我在考慮是否要採取甚麼極端的辦法來解決我的插頭問題時,我發現會議中的一個年青的德國人帶了一個轉換插頭,而其實他的插頭本生就能用,根本不用甚麼轉換。所以 我就暫時 (整個會議期間 !) 借用了哦 ! … 他本來都不知道,但我看他暫時不用那轉換插頭,(因為我是蠻 agressive、也蠻厚臉皮的) 我就想問他暫借一時三刻, 然而在我拿來試著用的、和他談話的期間,就發現原來他根本就不用他的轉換插頭。我誇張地說: "You’ve saved my life ! " 我亦因此可以恢復用我的手提電腦啦 ….

開會的酒店周圍都是山,這酒店冬天是為滑雪客的吧,夏天就是給攀山遠足人士的。剛抵步時黃昏,陰氣沉沉,附近山巒都被霧靄遮掩。第二天早上,太陽叔叔為我們撥開雲霧見青天。景緻和之前大相逕庭。那幾天裡,我其實可以去攀山遠足,但我選擇了去人類比較多的地方: 城市。

我不太投入此次的會議,結果還去了一兩個比較大的鎮/城市。我第一天早上聽了各人演講了大半天,不是很過癮 … 午飯後,我便坐火車 (15-20 分鐘) 到了附近的小鎮 (但還比我們這裡大 !) Poprad 小遊一番。本來,還想在那兒買點東西,但那天是星期天,除了餐廳以外,甚麼都沒開!(我真的忘了歐洲是怎麼樣的。)小鎮也沒甚麼好看,市中心就那麼一個或兩個教堂和環繞者教堂的大街、大廣場而已。

斯洛伐克 外國遊客 很少,沒有聽到講英語的,也沒有明顯的日本 或者 華人遊客群。他們在這方面的準備也不明顯 … 有好 有不好的地方 … 不過,9月2日早上坐火車期間去Košice時,在 Poprad, 竟然有個華人 女子 進入我們的車卡,坐在我的斜對面。 我幾天前,在 Poprad 看到唯一 一家 在星期天開的不是餐廳、吃喝的店,是一家華人開的服裝店(我探頭進去時,聽到人說國語), 當時附近的唐人餐廳卻沒有開。這女子有可能和那服裝店有關 …

我當時在火車上,看著村上春樹的翻譯小說(中文!),那女子不久就主動問我是不是『中國人』。我考慮了良久,在他問了第二次時,我才(有意不想繼續交談地)說我現在在美國啦,這次來開會而已。也不知為甚麼,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面部表情將我的思想 比語言 更徹底 地 表達了出來。她就好像會意,不再『煩』我啦。這方面是我的『強項』欸。之後,她有些微的聲音我也故意不理睬。她起碼是在當地住了很久的,因為她的斯洛伐克 語 好像很流利。最後,下車時,她還做最後努力問我『去那裡玩啊?』,我馬上就轉過身、嘴裡可能說了甚麼『到處玩玩就是了』之後就避開她,故意跟她走不一樣的路。我旅行時,可能經過1996年在西班牙一劫後,我對那些主動對我好的人,我都覺得他們可能是不懷好意的。(所以也沒再上甚麼大當。) 同時,我也只喜歡一個人靜靜地走自己的路 …

Košice 是  斯洛伐克第二大城,但也只不過是Poprad 的加大版。就是 Hlavná 那中心大道很具旅遊氣氛、富歐洲情懷。但漫步於大街上,我有時依舊有我是唯一的外國人的錯覺。為了到郵政局,我走離那中心大道約兩三條街去,景況就立即兩樣,完全失去了浪漫的感覺 而只是有一點破舊、沉悶的住宅或工業樓房。

9月1日, 會議主辦者 為我們安排了去 Dunajec 河 乘木筏(船) ! 我們只是坐著,由當地的人來 『筏』… 有點類似 牛津、劍橋的 "punting"。我個人覺得,最有意思的是 Dunajec 河 是在  波蘭 和 斯洛伐克之間,那條约二十米寬的河成了兩國的自然分界。 所以, 我們乘木筏時,左岸是波蘭, 右岸是 斯洛伐克,還蠻有意思 ….一路上兩個鐘頭也挺寫意的。河水大概只有一、兩米深,平靜地淙淙而下;也有某些比較窄的地方,水流汩汩,乘客才感到一點兒的顛簸。

當日,我們在 乘木筏船後,談了一些語言問題 … 看來,捷克人可以幾乎 完全能聽懂 斯洛伐克語,波蘭人可能能聽懂 50% …俄羅斯人 可能能聽懂 30% (如果講得不太快的話) … 原因當然是因為他們都是斯拉夫語系罷。由於斯洛伐克比較不太習慣遊客(當然這只是相對而已),實習斯洛伐克語的機會不乏。我練習得最多大概是:

    jeden jednosmerný listok do Poprad

意思就是 一 (jeden) 張 去 Poprad 的單程票  (jednosmerný listok)。我一直都沒法記得在最後 說 "prosim" (= please).斯洛伐克一般市容還可以,但在細節上和 幾乎完美的、高雅的瑞士相比,當然還遠比不上。對香港頗有感觸的我,好像完全能夠明白只有五百多萬的斯洛伐克人,在1993年,儘管在經濟薄弱的情況下,為甚麼要離開捷克而獨立。獨立了,各方面行事就不用受到那麼多的掣肘唄!儘量享受、發揮自己的語言和文化,不論有多好多壞。就好像共和黨的Rush Limbaugh 希望Obama 會失敗(儘管Obama 的失敗對身為美國人的 Limbaugh  也會有不好的影響)。我有時也非常希望在共產黨微觀調控的中國的發展會倒退,因為我絕不樂於看到令我討厭之極的共產黨獨裁的成功。香港如能有斯洛伐克 這麼幸運 就好了。

在歐洲,人們好像始終還是文明的。我最多的不滿,只是在 Košice 市中心 Elizabeth 教堂,付了一歐元看了一些事後覺得完全不值得的東西,感到被欺騙了感情!但也許,我對一歐元的要求相對地太高了也不一定。在斯洛伐克,和其它歐洲國家一樣,火車票有頭等和二等,也有座位預定。但根據多日的了解和與斯洛伐克人的交談,頭等和二等座位幾乎沒有分別(只是三座位或四座位的區別)。預訂大概也是多餘的,因為你總可以找到空位的呢。我第一天,

在 Bratislava 火車站,匆忙— 匆忙到必須使出苦肉計說自己的火車快開了而插隊 — 買火車票到開會地點時,我無暇理會甚麼頭等、二等或定位。在之後我才明白,我當時的車票是二等、亦不包括訂位。我想說的是,對一個有點無知的旅客,那售票員絕對可以使我付出最高的費用(即頭等 + 訂位),但她並沒有這樣做,她只是賣給我普通斯洛伐克人也會買的東西。其實,這麼多次的購買火車票,只有最後一次那售票員才問我要頭等或二等、需訂位否。可能我的斯洛伐克語令那售票員對我太有信心了,覺得我能明白、應付更多的細節。

我覺得,如果我在中國大陸,以一個無知的旅客行事,我多半會吃大虧,買到的可能都是最貴的 ….

… 會議最後一晚的晚宴,不知是否喝醉了還是怎麼的,某年老的俄羅斯人,竟唱起了俄羅斯歌 — 有言情的、也有革命的,還希望我們跟著他唱。多首之後,我『忍無可忍』借口離場。但之前與同座人士攀談,還蠻愜意。我腦袋裡肯定沾染的不少大美國主義,我儘量不表現出來。當一位從西伯利亞 Irkutsk 來的研究生告訴我們他乘了兩三天火車來開我們這個會,我忍不住愚蠢地問到,為甚麼他不乘飛機?他說那樣費用會貴兩倍。我問他他的火車票要多少錢,他告訴大概是兩百多美金。我想了一會,還是沒告訴他,我從家到 JFK 機場的轎車費用還多過他的火車票。有時我真覺得在資源相對比較富足的美國的我,收了比較優厚的工資,到底比人家多了甚麼貢獻?!

美國能源部的愚蠢政策,令我們買不到相對便宜的非美國航空公司的機票,所以如果我欲飛到最近會議的城市,票價可能貴兩倍。結果,我還是決定為我實驗室節省了一點錢,我在巴黎轉機到維也納,然後乘大巴到 Bratislava 汽車站,再轉電車到 Bratislava 火車總站,再乘约4 個多鐘頭的火車才能到達開會的小鎮。… 當然,在我精密的計算裡面,4個多鐘頭的火車旅程也是挺愉快的經歷,事實上也不差不多如此。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在巴黎的Charles de Gaulle 機場, 眾多的無線上網都徵收費用,但最後終於被我發現,Orange 提供一個小時的免費上網(如果你足夠聰明 Open-mouthed)。在奧地利的維也納機場,那裡好像是官方提供的無線上網,就完全不用收費。香港機場也提供免費無線上網,但在紐約的 Newark 或 JFK 到現在為止我還找不到免費的!

我照了少許的照片(包括 在 Poprad、 Dunajec 河、Košice 和 開會小鎮附近的):

http://s185.photobucket.com/albums/x146/kinyip2007/Slovakia/

Kin

 
 

                                                      http://ws.amazon.com/widgets/q?ServiceVersion=20070822&MarketPlace=US&ID=V20070822/US/kinsspa-20/8009/7a736caa-45e7-4375-82d5-2582dbe5dfbb&Operation=GetDisplayTemplate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ravel.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