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公園 附近 …

 
電子郵件原寫於 2009年 2月21日深夜 :
 

嗨!
 
妳們不是上個星期才去了’ 百萬行’ ,這個星期六又來一次、樂此不疲 ?
 
今早我乘火車到曼哈頓,然後坐地鐵去到昨日在網頁上碰到的號稱是全世界最大的歌德式大教堂St John the Divine。中央公園 最北端 向西走幾條街便可找到此教堂。好像建了一百年,還在建。是很大的,相當壯觀,但教堂裡面顯得頗空蕩,椅子也是折椅,看不到一般的靠背長凳 — 最近看英語小說多了才知道這種長凳叫"pew"。旁邊還有一些教會學校等的建築物,一切都顯得古色香,亦十分清幽、怡靜。稍做旅遊,此不失為一好去處。如果老媽子到美國還記得的話,我可以帶妳去那兒一遊。不知道到時妳是否已經洗禮 ?! … 不要再問我上帝存不存在啦!還要問我的話就不用洗禮了 Open-mouthed
 
去這教堂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它很靠近 中央公園。我差不多每次去曼哈頓,都喜歡到中央公園走走。今天我從中央公園的最北端 (110th St.) 走到 最南面 (59th St.),之後再沿第五街迤邐步行至 34th St. 才乘火車回長島。其實並不比想像中那麼長途,彷彿不一陣子就走完了。
 
山水山水,沒有水,再巍峨、青蔥的高山我也並不一定會欣賞。中央公園由於被高低不一的大廈圍繞而顯得特別翠綠、悠閒和宜雅。如果中央公園 處於 長島就沒有甚麼意思和可貴之處了,也失去它美麗的光環。沒有死,不知有甚意義的生命也許不會被人珍惜。
 
我愛在中央公園徒步閒蕩,優遊自在。有小丘,有池塘甚至大湖。到處可見的雕刻、石像,甚至那些榆樹都令遊客感到快慰、精神爽利。遠處如 Time Warner Center的玻璃高樓,又或者形狀怪異如 Museum of Arts and Design 的超現代建築物,都更令人感到相對自然的中央公園的草草木木、沙沙石石 的可愛,教人樂在其中。
 
午餐前,走在公園西邊找餐廳,前面有位老人剛下了他的名貴房車,向一遛狗帶着黑眼鏡、裹着黑絨帽的男人問路。我一眼就認出此人是荷李活明星 Kevin Bacon!不知那老人有沒有認出來,但與他在一起的那位老太太就肯定認出來了。我當時沒有停下來,只顧往前走,但一秒後聽到背後那老太太大聲不停呼叫着 "Oh my God ! Oh my God !"。我轉頭看到 Kevin Bacon 指手畫腳,正做出複雜的指引。再往前走幾步,又忍不住朝後望去,遠遠地隱約看到那老人家正在幫那老太太 和 Kevin Bacon 照相。本來我以為就此為止。但當我坐下來幫自己綁鞋帶、停緩了十幾秒後,竟然又發現 Kevin Bacon 在對街上拖著它的黑狼狗速不前行。猶疑之間,站起來走了幾步,赫然看到 Kevin Bacon 走進  285 號那幢住宅大廈(應該不會高過十層),在中央公園的對面(處於 Central Park West 和 89th St.的交界),景觀一流。心裡嘀咕着,原來他在這裡有一個單位。剛才在HBO還播着他演的電影,真巧。
 
….之前好像也在中央公園遇到CNN 的 John King,前年帶那北京高能物理所的同事在曼哈頓 遊玩時也在巴西嘉年華會看到Sharon Stone … 都蠻有趣的。看着這些都
 
其實在中央公園西邊那條街上,沒有任何餐廳,有的都是那些頗高級的住宅。這也令我想起兩個月前讀過的 Candace Bushnell 的 "One Fifth Avenue" 小說,裡面講述了不少住在這些地方的人和事。如此走了一陣,最後毅然往西走到 Columbus Ave. 。那兒果然有不少可供進餐的地方。『精挑細選』一番後,在一家像墨西哥的餐廳裡叫了 quesadilla 夾着雞蛋、三文魚等。但其實午餐本生不是最重要的,最趕緊想做的是,要讀完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的最後三十幾頁。終於有緣在圖書館碰到這本廿年前的暢銷書。( 我六天前在 Flushing 圖書館借了五本中文書,連這本已一下子看完了三本。) 雖知道這本書的存在已好久好久,以前一直都沒有想去看它。我想此書主題是死、愛和性。若我是十幾、廿幾歲的青年,對生活充滿了無限的憧憬和幻想,我讀此書定會更加神往、陶醉。當中有不少性愛的內容,可能青年都會被感染、或鼓勵,然則我可能麻木不仁,不是這麼有感覺。但作者筆下的性愛還是寫得蠻可愛的,大概也比Bushnell 要含蓄一點。另一點可愛的是書中的各個角色。他們好像都有精神困擾,但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何嘗不都是這樣的嗎?對我來說,直子和木月都死得不明不白;或許說,自殺又怎會合理的呢?阿綠和玲子是我最喜歡的人物,有性格、可愛但又不會為你帶來麻煩。主角渡邊與他們在一起時,大概也是最快樂的吧。也不需很久,《挪威的森林》那奇妙、樂趣無窮的旅程終於結束。讀完了一本書,就好像與要好的朋友甚至(精神上的)情人要分離一樣。這本書令我憶起往日的多次的離別之情。在機場,在火車站。每本書都猶若跟作者天南地北地經歷了許許多多。離開餐廳時,精神實在比肚子要飽滿許多。那薄薄的三文魚太鹹,拿回家今晚都沒吃完。
 
之後,在 42th St. Bryant Park 對面,也找到了昨日在網上看到的一家叫Kinokuniya 的日本書店,以前曾留意到。裝潢得蠻不錯,除了日語書、雜誌等,其實一半都是關於日本的英文書,當然也有《挪威的森林》的英語翻譯 版 (J. Rubin) 和 其他村上春樹的著作。當然最多姿多采還是那些漫畫書。着,我不能不再到旁邊碩大無朋的 紐約公立圖書館坐一坐。不少人當這圖書館像博物館一樣參觀。我在那裡最後還是拿出我帶着的另外一本也就快看完的書,是愛恩斯坦幾十年前自己寫的、向平民解釋狹義和廣義相對論。以前我也竟然沒有看過這英譯版本。在這本書裡,愛恩斯坦有點將物理問題哲學化。看此書遺憾沒有太多新的領會,大概他講的,這幾十年來大家都說了又說
 
其實我的生活享受也就是看書。我只不過選擇在不同的地方看書,不同的地方能改變看書的心境,換一換地方閱讀可以增加 閱讀的情趣和情調,使我能更享受和投入閱讀這過程。去年春天或夏天我依稀記得,在和煦的陽光下,我於旁邊的 Bryant Park 閱讀白先勇《臺北人》裡的『永遠的尹飛艷』呢。可惜今天太冷,希望下個月氣溫會容許我舒服地在 Bryant Park  或 中央公園 享受閱讀。
 
 
Kin
  
 

                                      http://ws.amazon.com/widgets/q?ServiceVersion=20070822&MarketPlace=US&ID=V20070822/US/kinsspa-20/8009/7a736caa-45e7-4375-82d5-2582dbe5dfbb&Operation=GetDisplayTemplate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