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香港回來美國

An email written on Dec. 24, 2008:

=========================================================================================================

嗨,

 
本來我想在12月21日轉寄和寫這個 email 給你, 結果寫了一句之後就得擱置,直到今晚(回到美國後的第二晚)。Robert Park (在下面 的 email 裡 ) 說這個白宮將會是 科學界 最有影響力的一個  … 你大概會認為那還是微不足道吧 ?! 而 Park 的首兩段都提到 人口過剩的問題。在這方面 我還是有 『貢獻』的啦 Smile
 
 
我們實驗室 和 Fermilab 的 所長 在最近的 每週短錄裡 都打着 『形勢一片大好』的旗幟 … 但以我看這絕對是『粉飾門窗』的做法。如果真的是 整年都拿著 Continuing Resolution 或類似 的經費,我看Fermilab 還能夠不再次 邀請 他們的員工 離開 Fermilab 嗎 ??  我們也可能沒工資加 (— 可能又會有哪位 physicist 要在 所長 面前 演講一課 這對 我們實驗室 長遠的壞處 …. Bullshit ! ) …
 
 
我妹從九月份起就 失業 。本來我以為我在香港家裡的日子會很難過,因為很多時間都要面對我妹。但可能 我妹和我 都好像比以前較容易相處,結果有驚無險。其實以前在香港最後那幾天,都想儘快回美國。但這次倒有那麼一點點 依依不捨 …. 奇怪 !   …. 也不知怎麼的 又過了兩個星期 … 也許, 這能跟我在這兩星期看了四本書有關,看書可能予人有充實的感覺。離美國前,在網上找香港的暢銷書,在 google 名列前茅的是翹首振翅 – 香港機師手記 ,結果我真的看了,也還學到一些東西,蠻有趣味的。兩本女性小說不提,我也看了在我妹書架上碰到的 "Far from the Madding Crowd", 是 Thomas Hardy 在 1874 年第一次出版的。我妹幾百年前貪便宜買的,她自己都沒看過,我就『幫』她看囉。結果也是愛情小說,和標題 沒有甚麼直接關係,但對我來講,也覺樂趣無窮 … [ 我大概是愛情的 理論家 … 我經常打趣說,有點像不做物理實驗的物理 理論學者,搞實驗的我們 都要經常向他們請教 Smile 哈哈哈 ….  ]
 
 
去了台灣 三四天,在台北、花蓮和太魯閣、高雄都兜了一下,還蠻寫意的 …. 雖然這只是我第二次到台灣,但我有種對台灣 很熟悉的『幻覺』。可能與我 過去在網頁上(如林心如的那些 Open-mouthed) 經常與台灣人交流有關。也或者看了蔡智恆的五六本小說;也或者,經過我與台灣同事對台灣的討/爭論,真理越辯越明嘛 (!),我這幾年對台灣的歷史認識比我以前的三十年,長進可多了。所以去台灣,就帶着一點 與老朋友見面的感覺 …
 
除了『台鐵』,我還乘了新的『高鐵』,我的台灣同事都沒乘過(他們就算去台灣,也是搭飛機飛到高雄甚麼的)。台北到高雄的左營,比較快的只停三站,全程只需96分鐘。一日遊沒這個幫忙,是不太可行的。更新的可能是 高雄 的 捷運 (~地下鐵),但其實設計上,看來高雄的捷運是 台北的 翻版。奇怪的是,高雄的捷運空得令人驚訝 !!  我在下午五時乘搭,也好像只是小貓三四 … 花了這麼多的錢 (…有貪污醜聞 …), 實在可惜 … 如果情況不盡快改過來,他們要虧很多錢ㄟ ! 台北的捷運,這麼多年後,乘的人就很多了。大概,高雄畢竟不比台北繁華,難怪 蔡智恆小說裡的男主角,在台中、台南的地方畢業後,都一定去台北(找)工作。只有好像在『海角七號』裡在 台北發展不順的阿嘉,才會回台灣南方的鄉下 …
 
 
可能除了墨西哥城外,每到一處有地下鐵的地方,看到人家的地下鐵系統,就會令我想到 紐約市 subway 的可悲。票價上漲,但服務減少,而設備只有日漸殘舊… 慘不忍睹ㄟ ! 高雄、台北的捷運 比 紐約 subway 乾淨、先進百倍千倍。當然啦,就好像我們實驗室一樣,紐約subway的錢都去了工資上 (如那些 subway 的 Union), 紐約市居民就有如整個美國(政府)支持美國汽車廠一樣,雖然一面咆哮,但好像還是無止境地繼續將錢丟進黑洞 …. 如人的生命一樣,也只有一條路 … !!
 
不過本來以為台灣甚麼都好吃,但就算在最多人的 士林夜市 吃出名的蛤仔煎 (這在士林到處都是一樣價錢ㄟ),也不覺得真的有甚麼好吃。可能我經常挑便宜的來吃,兩三塊美金就一餐。我對自己說,放諸四海都皆準的『便嘢冇好』定律 真確性也許更高 Hot  ……其實,話也得講回來,現在我在香港用餐也不覺得有甚麼特別好吃 …
 
 
… 現在回到 美國 又打回原型 … 在 CNBC World 不只看 Maria Bartiromo 有親切感,看到香港的 Emily Chan (在我
香港的家看不到 任何 CNBC),也好像告訴自己,我已回美國啦。
 
 
Kin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ravel.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