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is Lessing, 張愛玲 和 “Charlie Wilson’s War”

… 應該不是在為賦新詞強說愁, 只是突然又想用中文寫點東西。….我媽正好一周前才離開美國, 但好像已過了許久許久。欸! …..  好 一個既似孤清、但又靜謐怡人的晚上 …..
 
前兩天才看完 Doris Lessing 厚厚密密的 長篇小說"The Golden Notebook", 轉眼一下子也又看完了張愛玲的兩個短篇『傾城之戀』和『紅玫瑰與白玫瑰』, 都拍過電影了吧。 張愛玲其實比 D. Lessing 只小一歲。 讀 Lessing 只是對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有點好奇, 而"The Golden Notebook" 是她最出名的作品。讀張愛玲就有如見見老朋友。
 
"The Golden Notebook" 真是蠻複雜的, 但我想裡面的思想在六十年代是可以說是前衛的, 現在就不顯得很尖銳了。 查實, D. Lessing 比 張愛玲 大不到一歲。 她們筆下的人物不是陰暗, 也大概是在感情或其它方面都不很可靠的人物。最有趣的是, "The Golden Notebook"書中主角是 名叫 Anna 的一位作家, 而Anna 筆下的 女作家 Ella 根本也就好像是 Anna 在寫她本人的生活事跡。 Anna 與D. Lessing 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如在非洲呆過一段時間, 曾經為共產主義運動付出不少青春等等。不難猜想, Anna 有著 作者 D. Lessing 不少的真實寫照。Ella 其實也準備寫一個如她自己的人物 !!  這樣的自我反射, 可以無限次地蔓延下去, 或有如
   y = f ( g( h….. (x)….) )     !!  暈了 !
 
不知為甚麼, 這幾年才 突然感覺到, 所謂的文藝創作工作者, 他們的題材經常都基於本人過去一段的生活經驗 或者是 從別人那兒聽回來的真人真事。張愛玲筆下的盡是那些上海人, 好像也喜歡穿梭於上海和香港,又或者要去英國而去不成, 都不是張愛玲曾經經歷過的嗎 ? 讀『傾城之戀』中的香港淪陷, 在淺水灣的種種情景, 就禁不住在想, 張愛玲當時就是如此這般生活的嗎 ?! 
 
D. Lessing 不喜歡人家說她是女權運動份子, 但 Lessing 和張愛玲都同樣是不滿於她們所處身的年代 (五六十年代之前)的女性地位。Lessing 選擇對之作出尖酸的批判, 而張愛玲卻大多是冷嘲熱諷 或 充滿著 怨恨。Anna 好像跟所有可以上床的男人都上了床, 不想再跟英、美的共產黨人胡混在一起、或再糾纏下去。 在那時候, 共產運動的腐化已無法挽回(起碼對 Anna 來講)。但和英國的共產黨劃清界線後, Anna 好像並沒有找到新的生活方向, 世界亦沒有新的秩序可以讓 Anna 得到慰藉。Anna 瘋了, 難免精神有些毛病。其實, "The Golden Notebook" 根本也就像是一個瘋子寫的。往好的方向去看, (有時)可以當是第一次看電影"Pulp Fiction" 那樣, 時序顛倒反而是一種樂趣。反正, 世界就是這麼混沌不堪。
 
Lessing 在這本書中對同性戀沒有甚麼獨特的看法, 白人和黑人之間的矛盾的論述今時今日看來也沒有任何的震撼。倒是讓兄妹有男女之愛、甚至上了床, 倒有點特別。那是Anna 在非洲碰到的朋友的事, 一班對共產運動有興趣的朋友。 讀著看著, 你不禁要想, Lessing 也就是這樣的嗎 ?   兩段婚姻結束, Lessing 去了英國後也就沒有再婚。Anna、Ella 不停地分析著這個世界, 顯然那就是Lessing 的分析啦。可惜, Lessing 絕不是像耶穌之類的救世主, 她只是不停地在呻吟、高聲吶喊 !
 
……
 
我媽離開美國的第二天, 我去了看 "Charlie Wilson’s War" 。雖然這電影把蘇聯撤出阿富汗完全歸功於美國的武器, 歸功於花花公子、 德州眾議員 Charlie Wilson — 因為他多方面的周旋、將當年中央情報局秘密支持阿富汗的撥款由五百萬增加到十億, 但這電影還是讓我看得蠻開心的。
 
蘇聯撤出阿富汗後,  Charlie Wilson 反而沒法讓國會撥款 一百萬在阿富汗建學校。此戲明顯暗示, 如果當年美國肯關心蘇聯撤出後的阿富汗, 幫助重建、教育阿富汗的下一代, 阿富汗就不會落在現在所謂的恐怖份子的手裡, 九一一 慘劇也可能不會發生。
 
電影末端的 Zen Master / 禪師 的故事, 根本就是( 塞翁失馬, 焉知非福; 塞翁得馬, 焉知非禍)^ N (N ==> 無限)。對付蘇聯的阿富汗竟變成日後恐怖組織的溫床。當年美國提供於阿富汗來打擊蘇聯飛機的地對空武器, 今時今日竟被用來擊落美國的飛機。同樣故事也發生在伊拉克。美國當年支持伊拉克 侵略 伊朗, 但近十年卻要先後兩次對抗 伊拉克的軍隊。諷刺嗎 ?  再之前的另一諷刺是, 當年伊朗能夠抵禦 受美蘇支援的伊拉克的其中一個原因, 也是因為 高米尼 沒有回去前的 伊朗的軍隊也是美國給予援助和訓練的。  ( 塞翁失馬….)^N 果真可以不停延續 !
 
從 "Charlie Wilson’s War" 也可以看到, 撥款和很多可能很重要的事情都可以是很隨意的。在Charlie Wilson 沒有大規模為中央情報局增加對阿富汗的撥款之前,  中央情報局只有 三四個人在參與阿富汗對抗當年蘇聯的事。美國也根本沒有甚麼既定的政策。…….美國被說得有多聰明、多厲害, 或多愚昧, 大概也是看筆者當時文章裡論述的需要 !!
 
我們這些 Big Science 從事者, 也是經常希望影響國會的撥款。每年都寫上很多信、emails 給參、眾議員, 要求他們支持或增加對我們實驗室的撥款。今年, 白宮和民主黨控制的國會僵持不下。總統提出的預算對我們都很有利, 但民主黨要在其它方面大幅增加撥款; 而今年國會議員雖然在選舉時說要減少或取消他們的 earmarks, 但最後 earmarks 好像還是多得驚人。面對總統揚言否決太高的預算案, 國會各撥款委員會不得不設法在他們認為可以裁減的地方設法降低預算,  科學研究基金就是這樣一個地方。而且, 因為雙方僵持到最後, 全部預算幾乎一起通過, 當中沒有(時間)經過仔細審議, 或讓我們做最後的游說。 結果我們實驗室(BNL)今年的預算還不是太慘淡。但 Fermilab 就須要裁減 10% 的員工(約 200 人), 留下來的人還須要在二月份開始每月取兩天的無薪假期。
 
以前, 眾議院 Speaker (~ 眾議院最高級人物) Dennis Hastert 是 Fermilab所屬 區域的眾議員, 但他已在幾個月前退休, Fermilab也少了一位對他們很有幫助的人物。此次Fermilab的災難不知與此有否關係 ?!
…….又回想今時今日的局面,  美國 已不幸走錯了那一步 — 侵略伊拉克, 未來怎麼做都 好像是不對的 ?!   而另一方面, 其實, 全世界都希望 美國在有需要時 來幫忙, 如第二次大戰, 對抗德國、日本, 或 非洲種族清洗 或 山洪海嘯等, 幫完了就拍屁股離去, 直到再有甚麼其它需要之前都不要再來干預。你以為果真是 Stupid Americans不成 ?
政治、 Doris Lessing 和 張愛玲 小說裡的複雜與灰暗, 「倒不如」林心如的電視劇來得單純、清晰, 不需那麼多精神上的掙扎。
 
 
 
Advertisements

About kinyip

An experimental particle physicist ...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ersonal opinion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